ESG解药:投资人后疫情行动指南
作者:黄炜轩
2020-06-10
摘要:面对后疫情时代,企业经营决策更重视风险应变力,投资人也更加重视企业的永续责任,作为‘ESG倡议始祖’的联合国,日前发布一份股东会行动指南,为投资人指引方向···

“身为长期的资本管理者,投资人可以、也应该立即采取行动!”今年3月底,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简称PRI) ”专区网页上,出现了这样一串“呼吁”。

“新冠疫情不仅对全球人类健康带来威胁,也将严重影响经济与投资……,长期投资者应该帮助这个世界,减缓疫情带来的各种负面冲击。”联合国在这段呼吁所提醒的负面冲击,与几位经济大师近期点名的危机异曲同工:“例如严重的经济减速,以及更加深化的社会不公平。”

签署PRI资金规模?

2300家投资机构、86兆美元

2005年初,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Kofi Annan),邀请全球12个国家的投资相关机构法人代表,一同参与制定俗称PRI的“责任投资原则”。这份“原则”,普遍被认为是近年在全球火热蔓延的“ESG(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投资”来源。截至20193月,全球已有超过2300百家投资机构签署这份良心投资原则,机构管理资产规模突破86兆美元。

 换句话说,PRI网页上的一段呼吁,某种程度,就象是对86兆美元长期投资资金的一声号令。

当然,这声号令不会只是“呼吁”而已。在疫情对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长远影响更加清晰之后,521日,PRI网页上,正式对86兆美元资金宣布了十分具体的“行动指南” 

具体,是因为连采取行动的场所都已确认:股东会。赶在股东会旺季来临之前,PRI贴出一份“针对新冠肺炎,投资人该问公司的问题”(Investor questions on COVID-19)。其中,包含了“企业永续运营”、“员工福祉”、“创造长期价值”三大方面,林林总总,一共列出25道“考题”。

关于后疫情时代的挑战,英国《金融时报》权威评论家马丁沃夫、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伊尔艾朗等,均认为企业经营决策将逐渐“效率导向”变为“韧性导向”,通过较保守的成本,或者更分散的供应商布局,强化自身面对未来风险的应变力。而联合国的这份考题,确实也提醒投资人应关注企业董事会的应变能力;但联合国更在意的,在于“追求韧性之际,企业如何确保股东、员工、供应商不被牺牲”。

也因此,若把25道考题打散重组,会发现相当比重的提问都与“确保员工或股东权益”相关,例如要求投资人询问企业适应疫情的决策过程是否与工会讨论、接受政府纾困金的用途规划是否包括改善工作环境等。此外,联合国似也担心,企业在应对眼前困局时,会不会因此忽略了永续责任的努力,于是也开出了“疫情期间是否持续向‘净零排碳’努力”之类的题目。

“答题”不理想后果?

恐影响外资持股或投资意愿

对于上市柜企业来说,这些题目或许不是“短期救命”的关键所在,但不可否认,这份由联合国“登高一呼”的指南,就仿佛是外资股东在今年股东会必问的“后疫情考题”。如果答题不尽理想,轻者损及企业形象,重则影响外资的持股或投资意愿。

如果从更高的角度思考,当专家普遍认为疫情后的世界将有企业利润降低、失业率长期居高等连锁危机,这25道问题,也就象是联合国对后续危机所开出的部分“药方”,这些药方的元素是企业责任,而催动药方发挥作用的,则是手握86兆美元的投资机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