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职场 > CFO技能
 

合格CFO: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07-08-20 11:32 来源:《首席财务官》  作者:郭林
今天的CFO不仅要谙熟财务,更要对企业运营、市场分析、信息系统、人力资源甚至法律事务以及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非财务管理领域有着深入的了解和广博的知识......

  全面竞争时代

  CFO五大整合能力

  麦肯锡最近一项调查显示,在英国和美国有1/5的CEO曾经担任过CFO。而在其他欧洲国家和亚洲地区,CFO升任CEO的比例也在5%~10%之间。 

  美国《CFO》杂志的一项调查表明,在财富100强企业的CEO中,有20%曾担任过CFO。

  相比之下,国内CFO接替CEO的案例也开始逐渐增多起来。比如平安保险总经理张子欣、新浪CEO兼总裁曹国伟、国航前任总裁马叙伦等都有着纯正的CFO背景。

  一般来说,与其他CXO们相比,CFO更有优势担任CEO。CFO具有丰富的财务管理知识和财务洞察力;对公司的整体经营状况洞若观火;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和CEO及公司董事会打交道等等。

  但硬币的另一面是,CFO很容易成为CEO的“临时”接班人——位子还没有坐热,新的CEO又来了。虽然是否成为CEO并不应该成为衡量CFO是否成功的标准,但媒体、研究机构都热心地在CFO和CEO之间做出种种比对的原因倒是值得探讨。

  根据《首席财务官》杂志就此问题的采访和研究发现,尽管现实中,本土CFO与CEO之间的职能还是有差距的,但在全面竞争时代,工商业界对CFO的要求用“CEO的战略合作伙伴”来解释最合适不过了——他必须是具备“企业级”思维的财务超人。

  今天的CFO不仅要谙熟财务,更要对企业运营、市场分析、信息系统、人力资源甚至法律事务以及风险管理、内部控制等非财务管理领域的方方面面有着深入的了解和广博的知识。听起来CFO要胜任他的角色就必须成为一个全能的“超人”——他必须精力无限、知识无限甚至人格魅力无限,这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令CFO们肩负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完全是竞争环境变化使然。今天的竞争已经不是一个企业与另一个企业的竞争,也不是一种产品与另一种产品的竞争;而是一个产业链与另一个产业链的竞争,是一个产业群与另一个产业群的竞争。全面竞争时代已经来临。正如互联网给计算机带来的革命一样,今天的CFO们再也不可能只把眼光放在自己的公司里,仅在财务的范畴内经营“一亩三分地”了,全球化和WTO像网络一样把企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曾经令本土企业感到安全的政策壁垒已经逐步坍塌,它们必须和所处行业中最优秀的企业站在一条起跑线上竞争。而对于在企业中充当战略决策者的CFO而言,已经不得不在一个跨平台的环境下重新定位并快速适应角色——CFO所服务企业的生存状况从某种程度上讲取决于其整合能力。

  挑战

  企业级的风险防范

  整合能力之一:合规并盈利

  在极端复杂多变的商业环境下,把企业的风险降到最低或者可控的范围之内,对每一位企业高管来说都是时刻要思考的问题。这对于承担着风险管理职责的CFO来说更是责无旁贷的。

  而企业最大的风险究竟在哪里?对于任何企业而言,无论是国有、民营还是上市公司,最大的风险就是经营难以为继——“没有钱”。如果没有可供公司运营下去的周转资金,任何企业都会立即陷于命悬一线的危机状态。而名目繁多的风险管理项目,例如合规运作风险、法律风险等等即使存在也都是建立在企业“生存风险”得以解决的基础之上,并与之息息相关的。

  作为掌握企业“血脉”——财务资源的CFO,在保证财务资源的充足性上,作为核心管理层掌握着最核心的信息,其最有发言权,也理应承担这个最重大的责任。

  基于此,CFO思考问题的视角和视野就应该是全企业维度的,最重要的是要建立一套合理的机制来保障企业财务资源的充足性。在这一点上,有过多年CFO经历的原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卫哲颇有心得。他认为,任何一家公司要想保持可持续的竞争力就一定要不断地创新。而创新就意味着风险,就意味着部分或全部财务资源会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因此公司在做风险控制的时候,要采取 ‘一国两制’的做法。”CFO要在公司中建立两套完全不同的风险控制系统。一套是对相对成熟业务的体系。另一个就是“一国两制”的特别行政区——创新业务。一定要用“另外一双眼睛”来看待这一块业务。

  卫哲认为,具体风险防范的操作中最重要的就是要“量化”——要量化可能发生的一切,包括创新业务。通过量化的过程使得企业创新业务的风险是已知的、可控的,不会对整个企业的组织造成伤筋动骨的伤害。很多公司做不到这一点,因此往往被创新所累,甚至把已经在赚钱的成熟业务也彻底拖垮的例子也并非罕见。而在那些企图通过创新来拯救危局的企业中,创新不成,反赔光了家底的事情更是不胜枚举。

  “简单地说就是CFO要预留出‘创新预算’”。具体留出多大的缺口要综合地根据自己企业的“风险容忍度”而定。作为CFO在创新上持谨慎态度并不难,难的是跳出财务思维所限,从企业发展的全局着眼,掌控创新业务发展的“度”,该积极推进的时候采取果敢支持的政策,而在风险警报出现的时候把握整个企业和创新业务发展的方向和节奏。

  财务资源是否充足自然是企业生存的头等大事,但许多和财务相关的非财务风险仍然可以在关键时刻给企业以致命的一击。例如目前正备受关注的合规问题,在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和法制环境日趋完善的大背景下,已经越来越多地受到企业界的普遍关注。

  企业合规是要付出成本的,这也是许多企业至今把合规问题 “滞留”在讨论阶段的原因。此外,现实中促使企业在合规和既得利益的权衡上做出“舍义取利”选择的主要原因是,在当前的中国,很多时候违规的成本要大大低于企业因此获得的利益。

  对此,有着15年“四大”高级管理职位工作经历、对企业财务及合规方面有着丰富咨询经验的前安永合伙人傅子刚先生认为:“目前中国本土企业在建立快速市场反应和灵活的经营模式上已经表现出了卓越的竞争优势,但同时也看到,很多企业所追求的‘快’却是以牺牲规则和标准为代价的。”

  在“究竟合规划不划算” 的问题上,本刊CFO法律援助中心主任陶化安律师认为, “这要从两个层面看,首先合规的要求本身是刚性的,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从企业的社会责任上讲,企业应该选择合规;其次,至于违规的成本不能只看眼前,如果一定要等到出事以后解决问题,企业所付出的成本往往是相当高的,而且违规带来的损失除了可量化的成本外,而对于品牌、商誉等的伤害是难以立即计量但对企业损害巨大的负面影响。”

  傅子刚坦言:“对于CFO而言,这取决于你是如何计算合规和违规相关成本的。例如一家公司的违规行为被发现了,那么这个公司可能因此错过了上市的好时机,对其来说,就要付出相当大的机会成本。”

  对此,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财务报告及业务分析高级主管、ACCA会员李鹏认为,“成本效益原则的衡量不能单纯拿某一时点或某一段时间投入产出的绝对金额进行比较。企业应该考虑到,合规的内部控制环境和企业文化对违法成本的节约,以及因社会形象的改善对外部经营环境的正面作用,进而对企业效益提升的促进。”

  因违规运作给企业和CFO个人职业生涯带来巨大法律风险的案例在“安然”后被频频爆出,而因“萨班斯法案”的执行而被推向高潮。CFO的法律意识被提升到空前高度。

  傅子刚认为,从法律方面讲CFO需要了解的与商务有关的法律通常包括公司法、合同法、税法、信托法、投资法等。同时,对于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等程序性的法律也要有大体的了解。

  “一位CFO并不需要对法律细节了解得面面俱到,在实际中这也是不太可能做到的,他应该做到的是能够理解什么是法律事务上的问题,这样他就可以咨询法律专业人员。同样能够明白什么是好的法律专业人员,并找到这样的人员一起工作也很重要。” 傅子刚补充说。
[1] [2] [3] [4]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合格CFO: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一位CFO创业失败的痛定思痛
 财务管理的五大境界
 做好CFO应有为公司增值技能
  CFO:如何保证企业血脉畅通
 女性cfo努伊:成功十项秘诀
 CFO、总会计师与财务总监之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