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观察 > 诈骗案例
 

东北高速前董事长张晓光判处死刑

2007-12-24 11:09 来源:财经  
一份长达数十页的判决书,描绘了东北高速前董事长张晓光步步堕入犯罪深渊的贪腐之路,可谓一部现代官场、生意场、情场纠缠勾结的缩影。
12月4日,寒冬中的吉林省白城市暖阳高照,但对于东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上海交易所代码:600003,下称东北高速)原董事长张晓光来说,这是极为灰暗的一天。
  当天,白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张晓光犯有贪污、受贿、挪用公款、为亲友非法牟利、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五项罪名,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这一曾经因牵涉中国银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挪用资金案而轰动全国的大案,并未公开宣判,直到三天之后,才由新华社简单披露了判决结果。
  《财经》记者辗转获得的这份长达数十页的判决书,描绘了张晓光步步堕入犯罪深渊的贪腐之路,可谓一部现代官场、生意场、情场纠缠勾结的缩影。

拉杆箱与典当行
  张晓光案的引爆,源于2005年初东北高速存在中行哈尔滨河松街支行的巨额资金失窃。
  事后看来,张晓光将近3亿元资金存在不起眼的中行河松街支行,本身就是贪图贿赂的结果;而其中穿针引线之人,即为最终挪用资金的李东哲。
  李东哲原为黑龙江省道里乡人,初中文化水平,在全国各地投资多处房地产和开办公司。 李东哲与中行河松街支行行长高山交好,高山为李东哲在全国各地开发的房地产融资,李东哲则为高山的小小分理处到处寻求大额存款业务。2000年结识的张晓光,成为他们的“猎物”。2001年5月,李东哲即找到了张晓光,以争取项目贷款给银行拉存款为由,请求张晓光让东北高速在河松街支行开户并存款。
  张晓光随即指派东北高速投资部与财务部的两个工作人员,到河松街支行开户,并存下第一笔资金,名义是东北高速募集资金要投入到哈绥高速公司建设项目。投资部的人还刻了“哈绥高速建设指挥部筹备处”的财务章和公司名章,其实,当时这个筹备处还未成立。
  2001年7月2日晚,正在北京开会的张晓光被李东哲约在北京昆仑饭店见面。当晚8点左右,李东哲派人将两个拉杆箱送到张晓光的房间。
  张晓光尽管知悉此是贿款,但见到两个沉重的拉杆箱还是不无吃惊。随后他给李东哲打电话说:“你给我这么多钱让我怎么办啊?”当李东哲表示,可以派人帮助送回哈尔滨时,张晓光选择了自己动手。
  第二天,张晓光让两名下属将两个箱子带回哈尔滨,并存入哈尔滨融信典当行,直到后者将一张融信典当行的收条交给张晓光时,他才知道两个拉杆箱里共装有500万元人民币。
  深受张晓光信任的哈尔滨融信典当行老板石右铭,与张晓光早就相识。2001年,张晓光让其兼任董事长的哈尔滨松花江公路大桥公司,向该典当行投资600万元,购买该行400万股。除给哈松大桥公司10%回扣外,石右铭拿出回扣款40万元,其中25万余元被张晓光个人消费挥霍。此后,张晓光还数次从石右铭处获得财物共价值约10万余元。
  
高山案东窗事发
  收下500万元后,张晓光加大了指使下属向河松街支行增加存款的力度。据东北高速财务部的一位人员向检方交待,通过哈绥筹备处账户,东北高速分多次一共存入资金6.24亿元,该笔资金后来全部用于哈绥公路建设。
  不过,在河松街支行另开的两个账户资金,则没有这么幸运,其存入的资金在高山案发后,发现丢失了2.93亿元。
  2002年,张晓光又指使下属在河松街支行开了两个账户,一个以东北高速名义,另一个是东北高速下属公司东高投资股份公司账户。第一次在两个账户共计存入1亿元。彼时,高山所在的中行哈尔滨新兴分理处由于业务大幅提升,升格为中国银行哈尔滨分行河松街支行。
  2003年初,李东哲又在长春香格里拉饭店送给张晓光一个深色拉杆箱,内有200万元。为了回馈李东哲,张晓光让人在2004年在河松街支行再次新开账户,将存在长春市交通银行的1.5亿元作为专款专用转存入该行。
  此时的高山和李东哲,正在逐步实施 蓄谋已久的出逃计划。
  早于2002年起,高山的妻子李雪与其女儿高山雪莲就在加拿大温哥华定居。当年,高山以54万加元从“一位朋友”那里买下位于West Pender Street 1111号的一套公寓。高山对外则宣称其妻子在北京学习,女儿在河南的岳母家。  2004年12月30日,高山在打电话安排完河松街支行元旦放假事宜及向中行道里支行请假看病之后,在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直接飞向了加拿大。同日,李东哲与其弟弟李东虎一起出逃。
  高山出逃后,河松街支行共发现失踪款10亿元之巨。东北高速所开立的两个账户共丢失了2.93亿元,仅余7.31万元。
  高山案发,张晓光梦醒。2005年1月13日,东北高速收到了来自吉林省人民检察院有关拘留通知书:张晓光因涉嫌挪用公款被刑事拘留。张晓光的妻子随后在其北京的寓所跳楼自杀。
  
身陷情色
  张晓光在1999年担任东北高速董事长一职前,历任黑龙江省交通厅人事处副处长、黑龙江省高等级公路局局长、黑龙江省交通厅助理巡视员等职。早在1998年担任黑龙江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局长时,张晓光就开始为其情人杨晓萍牟利,彼时张早有妻室。
  张晓光首先利用职务之便,向杨晓萍经营的深圳扩达利公司采购“美豹”牌机油添加剂,于1998年4月和6月,两次让高等级公路管理局物资分公司付给深圳扩达利公司80万元,张晓光在当年10月以给下属单位拨付“除雪耗油费”的名义核销。而“美豹”机油添加剂质量不合格,实际无法使用。
  2000年12月,杨晓萍在深圳经营房地产开发“雕塑家园”,项目资金不足。张晓光利用其兼任哈松公路大桥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机会,由哈松公路大桥公司向杨晓萍的虚假注册公司深圳市晓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投资人民币2000万元,使用期一年,收益为15%。
  实际上,这笔资金到期后,晓筑公司根本就没有偿还,而是在2001年末到期后,由张晓光找人代还了800万元,并找到哈尔滨中德工贸公司代为偿还另外的1500万元。
  2001年,东北高速董事会决定再注资2000万元给新疆金新西部基金管理公司,张晓光兼任该公司董事长。当年12月,张晓光个人决定将该笔资金中的1800万元,通过新疆金新公司借给晓筑公司使用。
  之后,张晓光共先后通过东北高速下属的三家公司,给杨晓萍在深圳开发的“雕塑家园”项目借款1.4亿多元。通过以上数次运作,“雕塑家园”开发资金全部来自于张晓光的“资助”。
  对张晓光的巨额资金帮助,杨晓萍不仅身为张晓光的情人,同时也反过来贿赂张晓光,以表达谢意。从1999年到2004年的五年时间里,杨晓萍为张晓光交纳了住房款20.37万元,通过十多次赠送,共给张晓光人民币、港币各10万元。
  张晓光在情色方面素来出手豪阔。2004年11月某日,张晓光与其同事杜某到长春市吉隆坡大酒店消费娱乐,对服务员王某和徐某的服务满意,遂让同事杜某为两名女服务员在温馨鸟服饰店买衣服,一次就花费1.4万元。
  张晓光在北京还另有情人,其长期行贿伙伴李东哲亦替其为该女购置奥迪汽车。随后,该女要求和张晓光结婚,为平息该女的要求,李东哲亦替张花上百万元巨款在北京为该女购置房产,使其不再和张晓光吵闹。
  
行贿者东方
  张晓光案发后两年多,东北高速仍未从这场浩劫中恢复。今年12月19日,东北高速被交易所连续停牌,起因是当年东高油脂与东北高速之间的账目不清,涉嫌财务造假,被上交所勒令做出解释并停牌至今。
  东高油脂则涉及另一张晓光案的主要行贿人。2000年前后,张晓光认识了化名东方的张龙滨。2002年,张晓光便授意东方,在大连筹建东北高速子公司东高油脂公司,声称是“年加工60万吨大豆油脂深加工项目”。2002年9月,东高油脂正式成立,东方担任董事和总经理。在建设东高油脂过程中,东方即说服张晓光将工程项目承包给其私人所有的公司。
  在当年9月项目完工后,东方即主持将东高油脂5000万元与杭州广源贸易公司合炒期货。除退回本金外,2500万元获益均被其侵吞存入私人公司。其中1400万元用于东方房地产公司开发西安大路写字楼项目,1100万元存入哈尔滨天顺粮油公司。
  2002年底,东方从东高油脂购大豆款中截留了1900万元,作为私人炒期货的资本,但这次的结果是血本无归;其在西安大路开发的私人项目也因资金短缺,无法进行。据东方后来向检方供述,东方随即向张晓光提出,用此项目置换东北高速拥有的东高油脂公司。张晓光说,陈耀忠是东高油脂的董事长,需要看陈的意见。
  2003年初,东方约陈耀忠在长春名门饭店见面,将事先准备好的100万元港币交给陈耀忠。几乎与此同时,东方亦将用两个纸袋所装的100万元港币送到张晓光位于长春现代居的家中,意图不言而喻。
  不久,东方、陈耀忠之间产生矛盾,东方于2003年3月辞职,但通过张晓光,将自己开发的西安大路办公楼 15层至18层以3000万元的高价卖给东北高速。
  签约当天,张晓光即在自己的办公室向东方提出要500万元在北京购买别墅。为了答谢,此后,东方又一次将100万元人民币、四次各200万元人民币,共计900万元人民币,在当年7月至8月间送给了张晓光。
  2007年11月,东方被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行贿罪、职务侵犯罪、挪用资金罪等,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在张晓光案中,除李东哲、东方等行贿者,检察机关还根据张晓光的家庭财产收入及支出,发现有1944万多元巨额资金来源不明。东北高速黑龙江分公司党委书记兼经理李百川,在2003年初,曾帮助张晓光在哈尔滨的车库内藏匿了1700万元巨资。2004年,张晓光又将其中的1500万元,在融信典当行分两次存放了540万元和860万元。
  高山案发后,李百川亦闻风出逃。李百川在东北高速的职务即为张晓光所安排,李百川当时送给张晓光8万元人民币。前述代杨晓萍的晓筑公司偿还800万元资金的哈尔滨中德工贸公司,正是李百川的个人公司。
  时至今日,该案给上市公司带来的遗患不浅。这家原本每年利润上亿元的公司,不仅在当前牛市中毫无表现,而且内部之混乱至今难以收拾。
  12月15日,东北高速修订的2006年年报、2006年决算报告、2007年预算报告,在拖延近一年后才得以通过,公司因此戴上ST的帽子至今未摘。张晓光被捕后,东北高速近两年时间里,董事长缺位,股东、管理层之间矛盾重重,第二届董事会、监事会及管理层在2005年7月18日就已期满,但至今未能换届。

关键词:东北高速董事长   挪用资金         

  评论 文章“东北高速前董事长张晓光判处死刑”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被查2.95亿假账 董事举报子公司
 原始股诈骗团伙 诈骗22万
 银行勾结房地产商骗取房贷
 澳门官方否认欧文龙狱中自杀传闻
 经济诈骗案件增多 如何轻松识破经济诈骗迷局
 家乐福受贿门追踪:为何被拘的都是课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