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职场 > 求职参考
 

亚洲家族企业CFO应聘指南

2008-01-21 14:51 来源:财务总监  

惊恐万分的董事长遂解雇了CEO,重新抓回管理大权。而钟山则试图弄清楚到底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危机。他问:“这是谁的责任呢?显然是这名CEO的责任,但某种意义上也是财务部门的责任,因为财务人员未能及早预见到不良后果。”当时,应收帐款飙升、现金流量降低、退货数量增加。“如果你看到这些现象,你就应该知道出问题了。”他说。

 

这一危机暴露了一家业务发展迅猛、但流程和体制尚未进行相应改革的企业组织的缺陷,这也是家族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钟山和健康元的创始人正在联手扭转这一局面。他们决定同所有业务主管每月开会评估业绩,对管理层报告进行重新设计,以便更加清晰、更为统一地反映公司业绩状况,同时便于在不同业务之间进行比较。该公司还准备实施新的SAP系统。

 

在财务部门内,钟山也在重新培训手下员工。“老板让我们帮助他思考和预测任何一个决策可能带来的影响,”他说,“我也要求负责审计的员工们首先要对业务有整体上的理解。我们不能只当报告财务数据的会计,而是要关注这些数字背后反映了什么情况。”

 

艰难前进

 

在家族企业工作的经历,是否会象钟山一样,虽然曲折却也不失精彩?或者象另一些不那么幸运的CFO,置身于一个机能失调的企业中被排除在重大决策之外?当然,在接受这份工作前,先仔细考察一下这个家族的情况,将会受益匪浅(见框内文字:谋定而后动)。

 

许多人都不相信,亚洲的大多数家族企业真的会施行改革。那位股票分析师说:“这些家族企业不过是纸上谈兵,虽然他们也会看巴菲特和管理大师德鲁克的书,但在实际行动上,他们绝不会迈出一步。”

 

但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杨伟聪教授则比较乐观。他最近完成了对百位亚洲商界领袖的详细专访,其中有一半企业都具有家族性质。他认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改革的压力已经给家族企业带来了一些变化。

 

他说:“许多大型家族企业正在认真地改善公司治理。”有些压力来自外部,例如如果他们要在全球募集资金,就不得不时刻面对投资者挑剔的目光。杨伟聪表示:“有时机构投资者提出的一些问题,就能促使企业实施改革。一个30岁的分析师所提的问题可能会问倒家族企业的老家长,虽然他不会承认这一点,但他也许会想,‘看来我得请一个新的CFO了。’”

 

有些压力则来自企业内部。从国外商学院学成归来的新一代家族成员更擅长计算内部收益率,而不是靠花言巧语讨好本国领导人来获取经营特权。就连老家长也开始认识到,让公司治理更为公开透明会带来更多的收益。这也许要花费更大的力气,但政治风险也会相应减小。

 

但也别指望家族很快就会放弃对业务的控制权。杨伟聪和其他观察家认为,更可能出现的是一种混合模式,即一方面会引进更专业的管理层和更先进的决策流程,另一方面最终决策大权仍掌握在家族手中。只要这种状况不改变,有意加入家族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就需要记住许震宇的忠告:“别以为你能改变整个世界。”

 

固有特点

 

对一个习惯在跨国公司工作的CFO来说,家族企业在许多方面会让他感到意外。例如:

 

1.纷繁复杂的企业架构。过去几年中,亚洲许多家族企业大举实行业务多元化。其子公司(包括上市子公司)往往有复杂的交叉持股安排,以确保家族对企业的控制。一家中等规模的企业很可能会有200个法人实体和500多个银行帐户。

 

2.含混不清的关联交易。这些关联实体方便了企业转移资产。某股票分析师称,拥有上市子公司就好比为家族企业买了保险,当它需要现金时,只需将一家非上市子公司的资产卖给上市子公司就可以了。另外,资产评估也容易出现偏差。这位分析师说:“你完全可以找一位与你私交甚好的估价者,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评估,都没有人能证明这是错的。”

 

3. 形同虚设的内控制度。由于许多家族企业的关键职位长期以来一直是由家族成员来担任,所以内控制度往往是流于形式。例如,普华永道驻香港的合伙人邓肯·菲茨杰拉尔德(Duncan Fitzgerald)说,许多家族企业未能充分遵循“双向监督”的原则,即通过分散职责来预防欺诈。他指出:“如果这些企业计划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或发行债券的话,他们就必须有这个制度。”

 

4.维护关系的高超技巧。同政界、供应商和客户维持密切的关系,是家族企业所擅长的一个领域。这不仅包括解决客户的衣食住行、让客户满意,甚至还包括为客户的太太安排娱乐活动。家族企业也经常对达官要人施以恩惠,例如邀请一位知名人士来参与一项有利可图的房产交易,让他拿到利润的5%-10%。来自家族外部的CFO可能认为这是一种浪费,但对家族来说,这是放眼长远的投资。—D.D.

 

谋定而后动

 

对一名职业CFO 来说,进入家族企业工作是个需要慎之又慎的决定。安比讯公司(Ambition)的金融业猎头盖伊·戴(Guy Day)说,进家族企业很容易,要从家族企业跳出来却很难,对小公司来说尤其如此。“有一种观念认为,如果你长期待在一个小公司的环境中,就无法重新适应大公司了,”他指出,“有很多CFO来联系我,想从私营企业跳到上市公司,但我很难为他们找到这样的职位。”

 

猎头人员主张,想进家族企业的CFO应先做个尽职调查,了解家族企业的业务情况,历史传统,以及家族掌权者和接班人之间的动态关系。

 

钟山在签约加入深圳制药企业健康元(企业65%的股份由创始人拥有)之前,就知道会有一定的风险。他说:“当我离开德勤加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时,我的朋友们都很惊讶,但我已经对这家企业做过调查。”在调查中,他发现美林公司(Merrill Lynch)曾对健康元投资了2000万美元。“我知道,美林公司肯定已经对健康元的创始人做了足够的尽职调查。”他说。在同该公司CEO进行了几小时面谈后,钟山觉得有足够信心接受这份工作了。

 

对陈江元来说,余仁生公司也给了他足够的信心——该公司热切希望能够引入一名拥有业务运营经验的CFO,来帮助业务经理们了解如何才能进一步盈利。他还发觉余仁生的企业文化是公开透明、鼓励异见的。“在面试之时,CEO告诉我,他想要找的是能够互相激荡思想的同事,而不是只会言听计从的下属。”他说。

 

只要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在家族企业工作就能为你带来回报。家族企业专注于长远业绩,这是因为家族企业股东的利益同企业的长远表现息息相关。香港房产公司希慎兴业的CFO曾殿科说:“在一般的商业企业中,你总是着眼于短期业绩,时时关注公司股价,所谓‘长期’的概念只是三到五年。但在我们这样的家族企业中,‘长期’是10到15年。”

 

家族企业的决策速度更快。在一家典型的跨国企业,做一项决策需要制作大量工作表、开无数电话会议、经历层层审批;而在家族企业中,无论什么情况,最终决定权总是在老家长手中。在家族企业的职业生涯也会比较稳定。在大多数上市企业中,可能每隔三四年就要换个CEO,继而也就要换一套新的管理班子;而家族企业中高管的任期则通常较长。光辉国际的许震宇说,只要你显示出对家族的忠诚,就能有一份可以干一辈子的工作。

上一页 [1] [2] [3]
关键词:            

  评论 文章“亚洲家族企业CFO应聘指南”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面试时刻薪酬要怎么说
 职场:试用期里别太放松
 没有诚信就没有会计
 CFO职场感受:欧洲企业VS日资企业
 一个资深外企财务总监的建议
 中国CFO:三大掣肘与解决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