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理财 > 财富生活
 

从福布斯富豪榜透视中国财富规则

2008-03-18 09:09 来源:财经  作者:王兰

关键字:富豪榜 财务总监 首席财务官 CFO 财务管理
    
  
    2008年3月5日美国东部时间下午6时,美国福布斯公布了2008年全球富豪排行榜(数据截止到2008年2月11日),榜上列举了“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1125位人士”(排列了1062名,有并列者),本文所有该榜的资料来源于福布斯网站。
  
    看这个榜首先不宜对其数据的完全精确与否过多在意,鉴于全球顶级银行的交易数据都会出错,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都要修正,过分在意福布斯排行榜数据的准确性反而有点幽默过头了,具体的数据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反映出的信息。

  榜上排名第一的是有“股神”之称的77岁美国投资家巴菲特(Warrant Buffet),财富(净值,下同)620亿美元,并列最后一位(1062位)的有64位,财富10亿美元(也是今年的入围门槛)。前十名情况如下:

  巴菲特所管理的伯克希尔公司的股票从1965年到2007年增值了4008倍,请注意其间年复合增长为22%左右,从单年度来看并不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指标,中国股民中有很多巴菲特的“粉丝”, 这提醒他们预期不可过高,可持续增长最关键。由于并列者按姓名字母顺序排列, 64位中最后一位,也是整个榜最后一位是在中国极具争议的娃哈哈宗庆后(Zong Qinghou)。

  这1125位人如果组成一个国家,其财富总值将达43810亿美元,简单用GDP比较,应该在日本和德国之间,即可排在世界第三名,称得上富可敌国。这1125位平均年龄62.3岁,最大的99岁,是美国爱达荷州的John Simplot, 财富38亿美元,排名第284,从事食品行业,是土豆大王。最小的23岁,是美国加州的男孩Mark Zuckerberg, 财富15亿美元,排名第785,2004年创办社交网站Facebook,哈佛辍学,单身,活脱是20多年前的盖茨翻版,估计是不少女性关注的焦点。按年龄分布,60-69岁最多,有261名,其次为50-59岁,有260名,第三为70-79岁, 有198名,再则为40-49岁, 有193名,80-89岁有106名,这五个年龄段占了总人数的94%。年龄不足30岁的“少年富豪”有六位,按年龄排列,紧跟 23岁的Mark Zuckerberg是24岁的德国男孩Albert von Thurn und Taxis,单身,财富23亿美元,来自继承,再往后是26岁中国的杨惠妍,她的故事在中国已广为人知,她也是“少年富豪”中排名最高的,财富74亿美元,排名第125,其他三位“少年富豪”均为2005年2月14日遇刺身亡的黎巴嫩前总理Rafic Hariri 的小孩,2男1女(财富分别是23,23,11亿美元), 合计57亿美元的财富来自继承。由此看来,如果没有千载难逢的父母,想成为“少年富豪”,首选地当是美国。

  从国家和地区分布来看,美国有469人上榜,财富总计16092亿美元,遥遥领先,其次是俄罗斯,87人上榜, 财富总计4697亿美元,第三是德国,59人上榜, 财富总计3442亿美元, 第四为印度,53人上榜, 财富总计3289亿美元,5-10名分别是: 中国香港, 26人上榜, 财富总计1363亿美元;法国14人上榜, 财富总计1139亿美元;英国, 35人上榜, 财富总计980亿美元;墨西哥10人上榜, 财富总计962亿美元;加拿大25人上榜, 财富总计920亿美元;中国42人上榜, 财富总计837亿美元。

  关于富豪的国家和地区分布,比较有意思的是:香港人口和面积都可以说是袖珍,蕴藏这么多财富拥有者,背后有其深刻的历史和法律因素,160多年前香港开埠时不过一个渔村小岛,清道光帝做梦也无法想象他“被骗”“暂行赏借”给“夷人”的香港有今日的繁荣。有点出乎意料的是日本,做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基本是私人经济占主导,日本未进入前10名,只有24人上榜, 财富总计662亿美元。日本排名最前的是70岁的Akira Mori,做房地产的,排名124,巧的是中国排名最前的是26岁的杨惠妍,也是做房地产的,排名125。新兴的所谓“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中, 富豪分布不均衡:经济总量(GDP)中国远大于其他三国(大概是三国的总和),但入榜富豪,俄罗斯和印度明显占优, 巴西18人上榜, 财富总计651亿美元。中国的富豪分布或许还有其特殊性,一些完全立足于中国其实应该排在中国名下的富豪因种种原因排在了香港、美国甚或巴西等国家和地区的名下,这是不是也昭示了一些制度安排的缺陷?

  俄罗斯在富豪财富榜上的情况也很奇特,从国家经济总量上来说, 俄罗斯远不如在该榜上靠后的日本、德国、中国、英国、法国、加拿大等,但入榜的富豪人数和总财富确实令人称奇,仅次于美国。一首席财务官(cfo.icxo.com)般认为, 俄罗斯私人财富的积聚和膨胀有两个原因: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经济私有化浪潮和近年来石油、天然气为代表的原材料价格的持续上涨。这两个肯定是直接和重要的原因,但可能不是问题的全部。就第一个原因而言,看看几乎同时开始经济私有化的前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独立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因德国统一,无法统计前东德):乌克兰有七位, 哈萨克斯坦六位,波兰六位,罗马尼亚两位,捷克一位,共有22位上榜,财富总计677亿美元。至于石油、天然气价格上涨,看看同样获益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伊拉克、伊朗、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阿尔及利亚、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塔尔、利比亚、尼日利亚和印度尼西亚11国家中, 沙特有13位,阿联酋有六位, 印尼有五位, 科威特有四位 ,委内瑞拉两位, 尼日利亚一位, 共有31位上榜,财富总计1434亿美元。这两组数据从不同角度说明经济私有化和石油、天然气价格的持续上涨未必能充分解释为什么俄罗斯有这么多人数和这么巨大的财富出现在这个榜上。真正的其他原因还有待于深入分析,一个补充的猜想是:前苏联在几十年的经济建设过程中确实积累(转移)了远比我们预料得多的物质财富,只是没有有效地分配、流通和计量,被压抑低估了。俄罗斯主要继承了这笔物质财富,在新的分配架构下按新的估值办法给予了重新估价。

  对中国人而言,该榜上最不好理解的莫过于中国和印度的对比:中国的经济总量(GDP)约为印度的3.5倍,人口总数和经济增长幅度也略高于印度,但在榜上的表现相差悬殊, 印度有53人上榜,财富总计3289亿美元,中国有42人上榜, 财富总计837亿美元,人数差别不大, 财富总量中国只有印度的1/4左右,不但富豪“团体赛”中国大比分落后,印度的“1号选手” Lakshmi Mittal,财富450亿美元,排名第4,中国的“1号选手” 杨惠妍,财富74亿美元,排名第125,“单打比赛”中国也落后很多。印度和中国排名前十名的富豪情况如下:

  

从表中可以看出,印度、中国的差距是相当明显的。对2008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中印度的突出表现,一种解释是近年来印度货币卢比的快速升值和资本市场价格的快速上升,这当然是原因之一,但类似的情况在中国也存在:2007年全年,印度卢比对美元升值11.5%,占印度股票市场市值80%以上的孟买Sensex股票指数上升47.15%,而同期人民币对美元升值6.85%,上证指数涨幅96.66%。可见这个原因不足以解释印、中间如此大的差距。

  对2008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中印度突出表现的另一种解释是高速发展的出口导向的印度软件和服务产业,估计占全球软件外包市场的20%左右,但从印度前十名的情况来看,这个因素的作用并不明显。

  印、中间的差距是不是因为企业规模的发育程度不同呢?在全球资本市场高度发达的今天,企业的财富表征主要体现在其资本市场的市值上,以下是2007年三季度 中石油尚未A股上市时全球公司十大市值排名:

  从表中可以看出, 前十名中有一半是中国公司,没有印度公司,中石油A股上市后很快跃升全球市值第一,市值一度大过第二埃克森美孚和第三通用电气之和,这说明中国公司在财富表现上远强于印度的公司。

  中国的经济总量大于印度,企业规模发育程度也强于印度,但私人财富却远不如印度,这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制度安排上的差异,市值排名前十的中国公司都是国有公司就清楚表明了这点。也就是说,中国和印度富豪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中的悬殊差别说明中国私人经济发展上的不足和差距。这种不足和差距首先是时间尺度上的,中国严格意义上的私人经济发展从新中国建立起就宣告中止了,重新起步距今不到30年的时间,这方面无法和印度相比。但这并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现实存在的制度安排。从上述表中可以看出,中国排名前十名富豪所从事的产业全都是下游产业, 既没有印度排名前十名富豪所从事的钢铁、石化、电信、航运、能源、油气、通信等行业,当然也没有全球市值排名前十名中国公司所从事的行业。资本具有极大的渗透性和流动性,私人资本所有者更有极强的市场敏锐性,中国的私人资本不约而同选择性(或强迫性)地集中在下游行业,说明其致富过程的“路径依赖”是一种制度安排的结果:在中国,技术特征和经济特征上极易高盈利和体现高盈利的行业是私人资本难以涉足其间的。

  在此,我们提出一个有趣的假设性问题:最近几年中国人能否跻身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前十名?2008年排名第10的是德国从事零售的Karl Albrecht,财富270亿美元(一个形象的参照是中国人熟悉的第11名香港李嘉诚,财富265亿美元),考虑到富豪榜的门槛会逐年上升,姑且认定前十名的门槛为300亿美元财富,考虑可能的人民币升值因素,大概相当于2000亿人民币左右,简言之就是未来几年中国能否出现拥有2000亿人民币左右财富的富豪(也就是说能否出现市值至少在4000-5000亿人民币的私人控制的上市公司)?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从可能出现的行业着手分析:房地产行业可能性不大,因为碧桂园、富力集团、SOHO三家公司控制股东财富之和离认定的门槛距离尚远,万科也许会较快扩张,但因其股权分散,财富效应不明显,因此房地产行业虽然是中国私人资本比较发达的一个领域,但仍无法出现如此量级的超级富豪;零售领域可能性也不大,张近东和黄光裕财富之和都相距甚远,在这个领域很快出现一个“张近东+黄光裕”几乎不可能;中国的农业产业化程度还较低,在该领域出现如此巨大私人资本公司的可能性尚不具备;中国虽号称“世界工厂”,但中国较优秀的私营制造业公司,如三一重工、美的、格力电器、联想、长城汽车等,其市值离1000亿人民币都有距离,其股东的财富要达到认定的门槛,还是一件艰巨的工作;多元化是中国私人资本喜爱的一种尝试,在这方面目前走得最远也是规模最大的复星集团,在其估值最高峰时,其最大股东的财富也就在500亿人民币左右,看来GE、和记黄埔走过的路也未必能把中国的私人资本带到那个设定的门槛内。也就是说,中国除非出现新的、原创的、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产业技术变革,或对私人经济的限制完全消除,否则,中国的私人资本要达到认定的门槛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中国的私人资本拥有者在较短的时间内已做到了或尝试做到了可能的一切,做不到的也只能徒唤奈何了。中国的国有企业因为近年来业绩和资本市场的表现都相当亮丽,使很多人产生一种错觉:国有企业可以全面扩张!这种错觉已经在指导实践,“国进民退”已成为中国企业产权变革的新旋律。有这种错觉的人忽视了一个基本的事实:近年来中国国有企业能够取得较好效益的基本前提之一是他们的下游和配套行业是私营企业在维持着,给它们提供了市场配置的要素条件,如果无休止挤压后者的空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在中国,全面的国有化企业制度配置效果如何,我们是领教过的,希望不会很快忘却。在这种现实面前,中国的私人资本拥有者应该明白,就个体而言,财富或许是能力、勤奋、环境甚至机遇的产物,但宏观而言,财富根本上是法律的产物。

关键词:            

  评论 文章“从福布斯富豪榜透视中国财富规则”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古代十大富豪:谁是历史首富?
 蒋介石的媒人大富豪张静江的财富逸事
 揭秘中国富豪十种奢侈生活方式
 有趣的“富豪之最”
 看九大富豪如何赚得他们的第一桶金
 三个高薪者的真实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