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观察 > 诈骗案例
 

上海罂粟:从国际通缉犯到上海滩大姐大

2008-05-13 15:20 来源:和讯财经博客  
束萍参股的巨额资金,也是自有来路。1994年8月,南国置业从境外汇入3000多万美元,立项开发上海国权北路二号和三号地块、彭浦小区一号和三号地块、复兴花园地块的项目,一时在上海地产界风头甚健。10月,路华公司法人代表翁某开具了28张共计1.2亿的转帐支票,交总经理束萍支付5家施工单位的工程前期款。

束萍此前已经私刻了这5家施工单位的财务印鉴章,此时便将这1.2亿元悉数转入她自己控制的5家私人小公司。然后将其中2000万辗转到个人的信用卡帐号,再划入路华公司的帐户,作为其缴纳的个人股本金。此外,她还以公司名义从上海爱达公司借得300万元,辗转以其个人股本金名义进入公司帐号。经过多次倒腾,束萍终于将20%牢牢抓在手上,并将其中3%转给其董事长周某,获得了70万美元现金。

一个上海滩大姐大就这样诞生了。束萍出手阔绰,她花了1400万在市中心东湖路买了两幢相邻的花园别墅,在苏州观前街一出手就买了4套房子,还添置了奔驰600等六辆豪华轿车,到处收购名人字画、红木家具和高档工艺品,在她的豪宅内,还专门设了间古玩字画室,成为其富豪的典型标志。

秣陵商厦(“阳光城”)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束萍的视野,空手道高手要玩真格的了。

据说,她是在偶尔开车兜风的时候,相中了这块既靠着火车站又靠着苏州河的黄金宝地。秣陵商厦(“阳光城”)的资金建设需要4个亿,但路华公司的董事会却否决了这个项目,束萍便瞒着董事会,私下将该项目接下。这导致了随后的一连串事件,我们在此暂且先将束萍此后的命运叙述清楚。

从有关方面公布的材料看,束萍最后并非栽倒在与其董事会的分歧上,而是盗窃资金。董事会不愿意参与秣陵商厦(“阳光城”)项目,为筹集资金,束萍便只能找银行。她用银弹攻势搞定了某银行支行的一个副行长张某,张某向她透露其公司董事长周某在该银行秘密存了一笔500万美元定期存款之事,两人居然不经周某同意,就以此款为抵押,为束萍向银行借款。结果,刚办完此事,周突然要转走此笔美元,导致案发,双双入狱。

据官方材料,上海徐汇区法院接到举报后,用了一年多时间内查外调,“彻底揭穿了束萍这个女骗子的丑恶嘴脸”。1997年3月14日,束萍因挪用资金罪和侵占罪,被徐汇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上海市委党报《解放日报》于1996年7月9日和1997年3月19日对束萍的被捕和宣判都进行了报道,用的称呼都是“大姐大”,这成为束萍的代名词。

2007年,闻声在工地现场见到了前来拜访的束萍本人,她没通知任何人,自己跑来说看看她“曾经能够战斗过的地方”。屈指算了,她在狱中也有10年,保外就医也好、减刑取保也好,都够一定条件了。令人吃惊的是,这是个爽朗的妇人,很难相信其年过五旬且遭遇多年牢狱之灾。来自项目“老人”们的耳语,对她的“赃款”退赔力度有种种揣度,并因此认为她这几年牢坐得实在是太值了。闻声是律师出身,对此种传奇当然是十分不屑,但参与这个项目多年,亲历了上海地产圈的种种情状,对束萍丝毫没有对“犯罪分子”那种愤怒。从“盗亦有道”的角度看,她也还算是条“汉子”,比本书随后将要描述到的很多人高尚了许多。

上海滩大姐大锒铛入狱,秣陵商厦(“阳光城”)的开发自然也因此中断。自称被骗、也的确元气大伤的路华公司要求撕毁合同,引发了新的民事诉讼,从此开始了长达10多年的烂尾,直到闻声所在的团队解开层层死结……

上一页 [1] [2]
关键词:公司诈骗案例   中国房产第一案   束萍      

  评论 文章“上海罂粟:从国际通缉犯到上海滩大姐大 ”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美第四大证券公司在日本遭受数亿美元商业诈骗
 法兴欺诈交易员盖维耶尔出狱
 亡羊补牢:法兴银行欺诈案反思
 法兴银行诈骗再起波澜:第三名员工浮出水面
 两拓合并新转机:明年正式过招
 风险管理失控:法兴银行诈骗案原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