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观察 > 公司财技
 

“疯投”恰遇股市低谷 部分PE饮下自酿“苦酒”

2008-10-14 17:02 来源:人民网  作者:叶勇
    去年这个时候,二级市场的空前繁荣带动一级市场PE投资热火朝天,谁也不曾料想到股指今年会如此惨跌。如今,去年一大批蜂拥着把热乎乎的资金砸向PRE-IPO项目的PE终于尝到了自酿的苦酒。与高盛和上海联创在西部矿业身上联合创造的一年百倍回报的“神话”重归平淡相比,大批去年以22元价格入股金风科技、限售股解禁之前接近被套的PE则倍感苦涩,而更惨的是那些押宝在至今未能上市企业身上的基金……

  “世界第一回报”大缩水

  一年以前,人们无不艳羡高盛和上海联创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入股西部矿业获得的账面上两百倍的回报,并惊叹高盛之高超财技,赠予其“世界第一回报”的美誉。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高盛通过收购东风实业持有的3205万股股权(之后配股送股后增加到19230万股),从而赶在上市的前夜跻身西部矿业的股东。一年以后,这笔9600万元的投资,在西部矿业上市之后,市值最高达140多亿。

  西部矿业《招股说明书》披露,2006年7月20日公司股东之一的东风实业公司与Goldman Sachs Strategic Investment(Delaware)L.L.C(为高盛集团全资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前者同意将其持有的西部矿业10%股份共计3205万股转让给Delawar,价格为每股3元。而东风公司正是在西部矿业2004年第一轮私募中以每股3元进入的。

  而当同期其他股东每股转让价格高达10元以上的情况下,高盛却以明显低价捞到了“大便宜”。

  另外,在2004年那轮私募中进入的上海联创及其关联公司Newmargin Minining .,Ltd,于西部矿业上市前合计持有其10%左右的股份,因此,也与高盛一样,当年在账面上获得了令人艳羡的巨额回报。

  然而,未曾料到的是,至2008年7月15日两家PE限售股解禁时,西矿股价已由上市时最高的68.50元一路下跌至14.25元,缩水近八成,高盛和上海联创创下的账面上两百倍的回报“神话”也随之打了二折。假如高盛和上海联创一直持股至今,他们的回报还得再打对折。

  追捧金风科技仅能保本

  如果说投资西部矿业的PE此刻还能通过抛售获得一个较好回报的话,那么,最后一轮进入金风科技的大量PE在解禁日来临之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由大幅盈利落到仅能保本。

  金风科技招股说明书显示,在2007年3月28日公司总股本通过转增和送股由1亿变更为4.5亿之后,大批PE以每股22元的高价通过股份受让的方式进入其中。

  根据资料,2007年4月28日前后,深圳贯汇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22元/股受让481.5万股金风科技,江苏瑞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同样的价格分别受让90.405万股和283.095万股,惠州市美亚投资公司、深圳市里昂投资管理公司及上海中阜投资管理公司则分别受让360万股、157.5万股和92.97万股,北京利百勤投资顾问公司也先后受让266.2763万股和138.78万股。

  金风科技去年12月26日在股指处于高位时上市,一路受到追捧,股价最高达到160元。2008年2月27日实施10送9转增1股派1元分红方案后,股价随大市一路下跌,最近两个交易日该股最低跌至16元左右,即使复权后,股价也仅在32元左右。

  从入股时的22元到现在的32元左右(复权后),去年追逐金风科技的这批PE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它们的账面回报率不足50%。考虑到他们一年半时间的守候,机会成本较高,只能说现在是保本。而他们的限售股还只能等到今年12月16日限售股解禁之后才有权利将回报变现,不知那时候股价会不会更低?如果那样的话,这些PE完全有可能辛辛苦苦近两年,却老本难保。

  “还有更惨的”

  业内一位知名PE合伙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很多基金去做被动型投资,求着企业投资,一些企业当时很强势地说,“我们没时间陪你做尽职调查,想投资就给你小部分股权。”因此,去年很多PE是以12倍到15倍PE值入股的。当时这种现象很普遍,现在股指陷入低谷,不少PE目前的境况也十分“悲惨”。

  “去年一窝蜂投PRE-IPO的基金,我看也快完蛋了,入股价高赚不了钱,上市时间却又遥遥无期。况且,在现在的宏观形势下,企业能不能生存下去尚是个问题。对于那些一窝蜂投资,却根本不做调查的,我认为风险最大。”这位合伙人表示。

  不少PE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像前几年高盛、联创投资西部矿业这样如今能获得两位数以上回报的情况已经是很好了,对金风科技进行PRE-IPO投资的企业也尚属幸运,因为毕竟金风科技已经上市,总有一天股价可能会涨回高点,使得他们回报率提高。而最危险的是那些去年以两位数以上的PE值入股且瞄准最近两年IPO企业的PE,如果企业一旦不能顺利实现IPO,那么,这些PE只能面临被高成本套牢的局面。

关键词:            

  评论 文章““疯投”恰遇股市低谷 部分PE饮下自酿“苦酒””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洞庭水殖:科技创新铺就高效水产发展之路
 雷曼“迷你债券”的真面目:此“债券”非彼债券
 如何借力ERP实现企业内部审计?
 企业CFO如何运用金融工具避险增值
 中国南车冻结资金2.2万亿 一级市场资金持高水位
 花旗集团CFO:对表外风险控制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