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观察 > CFO人物
 

司海健讲述:一个CFO的十年破茧路

2009-05-04 11:50 来源:财会通讯  
司海健,现任荷兰VMI(烟台)机械公司财务总监。司海健从当初的懵懂到如今的成熟,十年间一点点的在改变,一丝丝的在提高。

关键词:首席财务官 CFO 财务总监 财务管理 会计 注册会计师 CFO技能

  本文的主人公——司海健,现任荷兰VMI(烟台)机械公司财务总监。

  懵懂入行

  司海健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山东阳信农村。“父母忠厚老实,做过几次小买卖,但每次都赔得厉害,只能靠种地维生。在我的记忆中,小时侯家里人好像都没吃过菜,每天都是咸萝卜条加玉米饼。”

  因为他是老幺,虽然家里很穷,但却享受着家里最好的待遇。“记得全家都吃地瓜面时,我却能吃上玉米面,后来家里人能吃上玉米面时,我能吃上白馒头,并且馋时还能吃上油条。父母的格外宠爱,也使上学之前的我变得非常霸道。”司海健有点“沾沾自喜”。

  “但奇怪的是自从7岁上学半年后,我的性格突然发生了大转变,再也没这么霸道过。到现在我也对自己很奇怪,每次性格的转变都很突然,包括中专毕业后性格的再次转变。”司海健形容自己的性格仍然是软弱,“这与母亲的教育有关。”

  “小时候的我还算聪明,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司海健自己略带自嘲地说道。初中毕业后,他考取了山东省一所纺织学校。

  “我就读的会计学是学校第一次开设的专业。整个中专时代的我比较平凡,学校的一介平民。而且当时非常自卑,比较内向,一见女孩子或陌生人就脸红,害怕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现在回忆起中专时代,没有太多的印象,好像只有学习和节俭两个概念。”

  “由于我们会计班和微机班对门,并且上课时两个教室的门都互相开着,再加上我对计算机有比较浓厚的兴趣。因此除学好本专业外,我还自学了微机班全部的课程。我的大部分课余时间是在教室度过的,每次都会看到我在教室里学习。后来知道了自学考试,中专的第二年就开始了自学考试专科段的征程。”爱学习对司海健后来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其实现在看来,真的要感谢中专三年。这三年,是不再被动灌输,让我学会独立思考的三年,是引领我走进职业生涯的三年。”

  三年过去了,我们的主人公最终通过亲戚的帮助进了山东省某矿务局的一个下属矿从事财务工作。“在那个年代,在那个年龄,我们对自己的命运没有太多的选择权。”司海健默念着。

  “计算机副业”令我名声鹊起

  1996年7月15日,司海健到该矿务局的干部处报了到。在这里他度过了走向社会的“第一个五年”。经过培训他去了财务科。被安排在收入税金组,不到半年,俨然已成为财务部的主力之一。

  每到月底,各组的主力便会集中在微机室进行报表编制。“整套报表由三十多张报表组成,涉及到企业经营的方方面面。但科里只有一台计算机,所有的账务与报表系统数据都在上面。因结账与报表上报时间仅隔一天,因此结账后必然要熬一个通宵。”

  “由于我的逻辑思维还算不错,在复杂的勾稽关系面前能很快的解决问题,因此编完报表后进行勾稽检查时比较复杂、难攻克的错误一般由我来消除。这种机会不但进一步加强了我的逻辑思维能力,更使我很快地掌握了全套的报表体系。”1997年,他开始担任收入税金组长。

  九十年代中期,计算机在公司的普及还不是很广泛。熟练操作计算机与懂得编程的人也不是很多。“因我早在学校时就自学计算机知识,凭着对计算机熟练的操作,我很快就在矿上小有名气,哪个科室的计算机出了问题,基本上首先想到的是我。”这个尤其被他津津乐道。

  简单的操作并不能满足他对计算机的进一步探究。他自己开始尝试设计程序以代替日常繁杂重复的工作。针对人工汇总领料单费时费力的特点,他用一周的时间设计出一款小软件,只需录入部门编码和金额便可快速、准确统计出结果。“得到了科内的一致好评,这小小的成绩更加激发了我设计程序的热情。”

  随后的日子里,只要是重复烦琐的手工工作,基本上都被小程序所替代。“现在想来最大、也是最完整的一个项目要数增值税申报软件。”司海健说。

  “那时的增值税申报全是手工操作,在接手税务的第二个月,我发现手工抄写申报表非常麻烦,特别是进、销项税发票明细表。一旦一处抄错或计算错误,整张表都要作废。每月将近四五百张发票、二三十张表甚是繁琐。于是决定编写程序,首先设计的只是进、销项税明细表。不到两天,程序就出来了。就这样第二个月的申报表就部分使用了机制表。到税务局申报时,得到了税务局相关负责人的高度评价。”

  “就这样除做好我的会计业务外,软件设计成了我的第二辅业。”随后的日子里,司海健开始在业余时间帮其他科室编写软件,其中与该矿务局纪委共同编写的《廉政建设系统》还获得了第二届企业科技大会的科技进步三等奖。到了1997年下半年,该矿务局开始改制。这期间他又因为完善改制过程中使用的计算机程序而受到高层领导的大力表彰。

  “项目完成后回到矿上,受到了大力表扬,并推选我为当年管理人员中唯一的一位岗位技术能手,还享受每月25元的能手津贴,虽然钱不多,但还是美滋滋的。”回忆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正是学校的那些自学知识成就了司海健的计算机能力,也使他甚至欲罢不能。尝到甜头之后,与计算机打交道占据他大量的时间,甚至还曾考虑是否把计算机作为职业!

  “直到有一天我才开始真正去考虑自己的职业方向。在经过一番思量以后,由于对外界计算机的发展及对其技术人才的需求不是很了解,看不到走IT之路最终的结果,于是决定放弃计算机,开始专攻财务。”

  初试职场

  羽翼丰满的鸟儿总要振翅高飞,司海健在国企锻炼了一段时间后,转身他向,开始另一番新鲜的生活!

  1999年的9月份,被选派去学习“经济责任审计”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的主人公找到了自己的恋情,也就是这份恋情坚定了他离开国企的信念。

  “按原计划,我打算在2002年11月份左右离开集团公司,也就是完成了自考本科段、注册会计师之后,再去女朋友所在的城市找工作,但有时真的计划不如变化快。2001年底,每月千里之遥的奔波与相思之苦,让我有了一种提前离开的想法。于是开始准备自己的简历,尽管当时注会还有两门,本科也还有两门没有通过。”

  由于对烟台市一无所知,司海健只好借助于网络查找工作机会。“当时就是在搜索引擎中查找关键字——‘烟台市会计师事务所’或‘烟台市税务师事务所’,然后就是发邮件,不管对方是否需要人全部发送求职信。”

  “很快就有一位税务师事务所的洪所长回信,问我元旦期间能否过去接受面试。”工作机会就这样来临了。

  2002年春节过后,司海健正式到烟台市的这家税务师事务所上班。“没想到自己期盼了三年,本来是要到烟台市与女友团聚,但还没站稳就又要到广州做咨询业务,我犹豫了,而且与女友出现了分歧。但是为了事业,我向女友全面分析利弊后,也得到了支持,于是我开始了咨询业的生涯。”

  经过精心的准备之后,司海健带着有点不十分自信的心同所长助理以及另外一名员工——老王,出现在广州某生产电脑产品的企业中。这其中一场职业的勾心斗角使得主人公尝到了职场的第一次无奈与愤慨!

  据他介绍,当时广州该企业的情况是:从生产经营上,产量提高,生产能力严重饱和。从企业文化上,公司无统一的公司文化,忽视对员工的教育与培训,公司上下缺乏沟通、交流,员工凝聚力差,文化氛围淡薄。从业务流程上看,建厂初期的流程沿用至今,流程繁琐重复,缺乏有效地控制。从财务信息上,信息严重滞后,上月的报表一般在下月20号左右才报出。更为严重的是两位创始人之间开始产生矛盾(董事长孙总,总经理李总。二人是合伙创业)。

  “我们咨询组进驻公司后,起初按照例行的财务咨询方案去做,即企业诊断——出具诊断报告书——制作方案——讨论方案——实施方案——回访。但运作了一段时间后,遭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抵触,我们认真分析了原因:公司员323-作强度非常大,我们在诊断时找出他们工作中的不足,而又不能及时地提出整改方案,公司管理层也没有见到具体的成效,一定程度上引起了部分部门主管的反感。根据实际情况,我们转变了工作思路,即先局部后整体,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先确定一个大的框架,把具体业务流程优化,再作大方案的调整。先把公司员工从沉重的业务中解脱出来,取得他们的信任,再和他们一起作大体制的优化,最后形成完整的优化方案。这种从‘方案制作——方案实施’到‘解决具体问题——大方案调整实施’工作思路的转变,也使得我们的角色发生了转变,与企业更贴近,效果也更为明显。”

  工作思路的改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除了提供具体的技术支持外,据司海健介绍,他们还更多地参与了公司相关决策过程,成为总经理李总的左右臂膀。“尤其是老王,依靠其多年的职场经验,几乎成为李总的私人商业顾问。每次遇有重大的商业谈判或决策事项时,先征求我们的意见,其后再作出具体的行动计划。”

  按照规定的咨询服务时间,工作很快就告一段落。临走之前头一天晚上,财务部全体人员聚了一次餐。“就餐期间,张小姐(总经理的太太)把我拉到一边,说要赠送我一份礼物,打开一看,是一套名牌女装。在就餐回来的路上,老王看到礼物,脸上掠过一丝不悦。”

  回来不久,广州的那家企业出了一些新情况——公司分立。“等我返回该公司时,分立已计划好,总经理李总离开该企业,另外成立一家公司。”就在这时,老王被聘请为分离后新成立公司的副总经理,负责财务事项。

  “我突然间愣住了。这时我才记起,前段时间李总让张小姐问我,是否愿到他们的新公司工作,并许诺每月不低于五位数的薪金,这可是高我当时十倍的工资,职位是ERP项目总监。当时我也心动过,毕竟如此大的工资差异,还是蛮有诱惑力的。但一想到这叫做背叛,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中是最不被允许的,另外洪所长对我毕竟有过调动之恩。”

  “我给洪所长汇报了情况。他并没有太多的震惊,只是让我忍一下。我说只要你理解就可以了。”

  随后的日子里,司海健开始随着李总去往深圳开始筹建新公司,建立ERP财务系统。正当准备大干一番时,意外却发生了。

  那是一个傍晚,老王从广州的公司赶来,见到司海健的第一句话:“你赶快回广州吧,洪所长让你回去。…‘为什么?我这边的业务刚刚开始,”司海健心里一惊。

  “你不要问为什么了?这是洪所长的安排。”看得出,他已经提前与洪所长沟通好了。随后洪所长又和司海健通了电话,大体意思是让他先回广州,有事情先忍一下。

  “临走时,张小姐怕我身上的钱带的不够,给了我1000元让我先用着,不够时再给她打电话,真的有些感激。”

  “回到广州的几天,我倒是闲着没事,因为孙总根本就不需要我们这样的顾问服务。但几天后的一件事又震动了我。”一天,司海健接到洪所长的电话,说事务所负责电脑的赵7-Pl及新聘来的两位会计师很快来到广州,让他照顾一下。“他们来干什么?本来我就没事做,又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现在想来那时真是太年轻了。”司海健笑呵呵地说。

  他们的到来,揭开了司海健的疑问。赵工说:“是老王向洪所长要的人,说是深圳公司新建系统,急需要懂计算机的人,还需要一些会计师,就指派我们来了,还让我们先跟你熟悉一下K3 ERP系统,然后再去深圳。”

  “洪所长知道我熟悉K3,为什么非调我回广州。”赵工听了我的疑惑,继续说到:“当初我们也有这个疑惑,知道你在这里,为什么还派我们来,听洪所长讲,老王说广州公司的孙总一定要你回来,还说’两个顾问必须一个公司一个‘。”

  于是真相大白:“这完全是老王的一个阴谋。他为了能独自到深圳的新公司去任职,把我赶回来。他先是向洪所长谎称,广州公司的孙总需要我回来,可以继续保持A公司的咨询业务,这样可以先把我调回广州,而后为了弥补K公司我走后人员的缺口,继续向洪所长要人。不但要人,还要让这些人跟我学习业务,学好后再去代替我。”

  “了解真相后的我反而更加轻松,是该回去了,2002年9月份的最后两门注册会计师就要开考了,自己还一点没看,女友也期盼着我能早日回去,何苦在这里和他斗气呢。于是把整个事情的真相写了一封邮件给洪所长,要求回去。”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司海健讲述:一个CFO的十年破茧路”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华视传媒CFO刘丹正式离职 继续担任公司顾问
 房地美CFO自杀身亡(房地美CFO简历照片)
 低调CFO世界"掌门人"麦淑芬的强者风度(图)
 从杨家康的成功智慧解读CFO营销术
 凤凰新媒体COO兼CFO李亚
 三位财富女CFO的成长历程纪实(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