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财务官
 
CEO CHO CFO CTO CIO CMO  
 
 您的位置世界经理人 > CFO观察 > CFO关注
 

公益背后的财务是非

2009-07-05 08:10 来源:中国会计报  
究竟是公益,还是生意?由于财务的不透明,疑团似乎越来越大。近期,财政部也将对非营利组织的运营状况进行问卷调查,非营利组织的财务监管问题被提上日程。

  一个顶着种种“爱心”光环的非营利性组织,竟可以积聚起大量的财富,甚至打造出一个产业链?6月8日,专门资助服刑犯未成年子女的慈善组织“太阳村”,被《中国周刊》曝出其利用服刑犯子女牟利,其财富背后存在许多黑洞。而太阳村负责人张淑琴,却拒绝公开太阳村财产的详细来源及用途。

  究竟是公益,还是生意?由于财务的不透明,疑团似乎越来越大。近期,财政部也将对非营利组织的运营状况进行问卷调查,非营利组织的财务监管问题被提上日程。

  爱心屏障下的是是非非

  被质疑的不仅仅是太阳村。

  2005年6月21日,湖北省鄂州市的何本英在家庭极度贫困、丈夫与之离婚的情况下仍坚持收养弃婴,被媒体誉为“爱心妈妈”。然而,2年后,鄂州市民政局有关人士却爆出惊人内幕,“爱心妈妈”借孤敛财,实为“爱钱妈妈”。

  汶川地震期间,来自新华社的报道称,截至2008年5月19日11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已接收到来自国内外捐赠的款物达10.62亿元;而两小时后,民政部门户网站却给出了这样的数字,截至19日13时,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接收捐赠款物9.90亿元。在这2小时中,善款不升反降,高达7200万元的款项无端蒸发。

  顾名思义,非营利组织就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组织,其典型特征是“非营利性”及“社会公益性”。但是我们发现,“社会公益性”的外衣反而成了有些组织“营利”的最佳屏障。

  “公开透明的财务制度与公信力,是非营利组织目前面临的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清华NGO(非政府组织)研究所副所长贾西津告诉《中国会计报》记者。

  “第三只手”

  大多数慈善机构对财务问题均讳莫如深。

  对于捐赠者来说,最关心的莫过于善款的用途。然而,当记者先后打开包括红十字会、壹基金及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在内的一些大型慈善机构的官方网站后,却均未发现网站上公布有善款的具体数目及使用明细情况。

  而当记者就财务问题对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和壹基金的相关人员提出采访要求时,也连续吃到了两个“软钉子”。

  在太阳村的网站上,记者看到了这样一项支出情况:

  每个孩子每年注射三种预防针(流感疫苗,乙肝疫苗,水豆疫苗)最少花费200元,共需疫苗注射费2.6万元。

  然而,众所周知,上述疫苗大多是一次性消费,根本不需要每年进行注射。而太阳村却把它列为“每年”的常规支出,并作为“急需排行榜”列在官方网站上。

  当记者以捐赠者的名义对相关问题提出疑问时,工作人员对此给出的解释是“孩子流动性大”,“孩子各方面的消费情况比较复杂,很难一一计算”“我们只对专项支出进行记录”。显然,这又是一笔说不清、道不明的“糊涂账”。

  是真的“难计算”,还是“无法计算、不方便计算”?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不清不楚的数字,无疑进一步加深了大家对于非营利组织的抵触情绪。甚至有网友戏谑:“除了把善款亲自交到需要使用的人手上,其他任何方式都存在第三只手。”

  体制问题还是人力缺乏?

  因此,如何加强非营利组织的财务监管,使每一分钱都有的放矢、用到实处,就变得迫在眉睫。

  北京慧运会计师事务所李先生告诉《中国会计报》记者,其实,要实现财务规范化并不难,完全可以参照事业单位的财务管理办法来管理。

  可是,为什么相关部门、组织没有采取类似的举措呢?“与英美等国家以财务为核心的监管体制不同,中国的非营利组织管理体制仍然负有很强的政治性责任,这使得非营利组织管理部门在有限的人力资源下,很难有太多的精力和能力来完善对组织的财务监管。”贾西津说。

  而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的李冬妍博士同样关注非营利组织人力资源缺乏的情况,同时她还指出,我国对非营利组织实行的双重管理体制也在无形中加大了对其财务监管的难度。一个民间非营利组织如果想取得合法地位,都必须找到一个可以挂靠的主管单位,但并非每个主管单位都愿意把媳妇娶进门来,于是就造成了大量的“未登记或转登记团体”的存在。“这类‘草根组织’由于没有‘婆家’,身份尴尬,没有部门对其进行真正监管,也很少有捐赠人依照法律程序,要求他们披露完整的财务报告。

  因此,在依法公开捐赠、受赠财产的管理、使用情况等方面也就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不规范性。”

  破解监管难题

  “加强非营利组织的财务监管,当务之急是完善我国民间非营利组织的登记注册制度,将更多非营利组织纳入监管范围。”李冬妍说,同时,监管应该是多层次的,既要有专业监管部门的监管,如第三方独立进行的审计和评估;也要有民间非营利组织内部的自我规范化监督与管理;还要发挥社会的舆论监督作用。“核心办法是完善推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推进信息披露制度建设。”

  贾西津则认为,政府应将监管重点转向公共资源的合法运作,实行严格可执行的追惩制度,从而激励组织自律,鼓励部门自律机制和独立公共监督机制的发展。

  在财务的公开透明方面,北京市美疆助学基金会的做法值得借鉴。基金会秘书长史兆苓告诉《中国会计报》记者,为了保证财务的公开、透明,美疆助学基金会每半年会向全体会员公布账目,接受监事会和全体会员的检查监督;收到的一切资助款项都会开具民政局的正式发票,收到的捐赠物资也会按价计算入账;支出现金和物资,要有两人以上签字并附相应单证,报理事长同意签字后方可入账。除此之外,每年还会召开一次资助人大会,向资助人详细汇报每笔资金的使用情况。

关键词:财务规范   财务管理   会计师事务所   公益   

  评论 文章“公益背后的财务是非”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首席财务官”,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CFO高变动率背后的争议
 成为外企CFO的必备条件
 CFO是怎样“炼”成的?
 新环境下CFO的角色与职能变迁
 浅谈政府投资建设项目跟踪审计
 信贷危机下首席财务官必答的10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