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工资加速上涨:利率趋升几成定局

虽然最近能源价格连续走低,但全球范围内不断上升的劳动力成本仍可能触发新一轮通胀,工资的加速上涨让中央银行不情愿进行投资者所期待的降息。对全球的工人们来说,口袋的钱越多越好,但对于投资者来说,央行继续加息则意味着更难在市场上赚到钱。

在美国,今年第三季度单位劳动力成本出现了将近25年来的最快增长。不少美国企业正在感受到劳动力价格上升所带来的压力。美国维吉尼亚从事住宅保安工作的布利克公司本月宣布,因劳动力成本增加,公司第三季度利润下滑。欧洲也同样如此,德国最大的钢铁制造商德国蒂森克虏伯公司和萨尔茨基特公司三季度给工人加薪的幅度是10多年以来最大的。在工资上涨的背后是遍布全球的雇佣高潮,这使失业率下降,并迫使企业招募并留住他们想要的员工。

不过,投资者的看法则与经济学家相去甚远。利率期货交易结果显示,他们认为美联储在明年5月底之前将联邦基金利率调低25个基点的几率约为70%,最快在3月前降息的几率为33%。荷兰银行驻伦敦经济学家、英国财政部前任经济学家普金斯表示,“当你同投资者谈论利率问题时,每个人都很不情愿地认为利率将上升。但央行仍将采取行动,这对投资者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根据上周公布的会议记要,美联储政策决策者们在10月份的例会上,已经看到了工资持续上涨推高通胀的风险。

欧洲的中央银行家也表示了类似的关注。欧洲央行理事、荷兰央行行长魏霖克11月13日曾表示,当多余的产能不再存在时,劳动力成本就变成一个问题,央行对此应保持足够的警惕,“我们正濒临产能满负荷运转的边缘”。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11月2日指出,过多的工资上涨将制约经济的可持续增长,阻碍创造就业并导致更高的通胀。在过去1年里,欧洲央行已经加息5次,并多次发出将在下个月第六次加息的信号。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和高盛集团的经济学家本月修正了他们对明年欧洲央行利率走势的预测,认为欧元区利率将从目前的3.25%上升至4%。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则表示,工资压力可能危及其对明年通胀将放缓的预测。数据显示,作为居住成本基准之一的英国零售价格通胀率,10月份已上涨到199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英格兰银行行长默文·金11月15日明确指出,中期通胀前景的主要风险在于工资增长。

不过,也有经济学家怀疑央行如此关注工资上涨是否具有充分理由。美国经济研究所研究部主管巴纳吉去年发现,上升的劳动力成本是通胀的滞后指标,而非领先指标,因为工人试图使工资上涨赶上过去的物价上涨。J.P.摩根证券公司高级经济学家詹姆斯·格拉斯曼则认为,人们现在已经看到的全球通胀实际上是受能源价格而不是劳动力价格推动的。

无论如何,劳动力成本在全球突然上涨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

过去几年,在前苏联、中国、印度的工人日益融入世界经济的大背景下,全球的劳动力队伍扩大了1倍,这使工资上涨的需求一直受到压抑。但现在,全球经济连续4年快速扩张已使劳动力市场变得更为紧张,使工人拥有了更多讨价还价的能力。

在欧元区12个成员国里,伴随着2000年以来最大的雇佣高潮,劳动力市场也正变得更为紧张。最新数据显示,德国的失业率是过去两年至两年半中最低的,法国的失业率更是处于5年来最低水平。目前爱尔兰正在推动通过提高该国最低工资18%的提案;德国也很快将开始新一轮的工资谈判,欧洲最大的制造业工会组织IG Metall将为340万工人争取获得更高的工资。

在除日本以外的亚洲多数地区,工资也出现上涨。印度第二大电脑服务提供商Infosys技术公司11日宣布,计划提高工资12%到15%。

综上所述,尽管油价有所回落,但工资上涨将加大新一轮通胀的风险使全球央行都不敢掉以轻心。为了控制通胀,他们可能仍将不得不在更长一段时间里继续加息或将利率保持在较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