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迈出新的步伐

香港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在2003年的财政预算报告上引用了狄更斯的名句:“这是最好的时候,这是最坏的时候。”最坏的时候是指当时正处于非典横行的时期。梁锦松因为自己在提高税收前购买了豪华轿车而遭到人们质疑。但是在其离职前的7月份,与中国大陆签署了“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协议(CEPA),此举有助于香港借助中国大陆强劲的发展势头而恢复经济增长。

借助这一举措香港的经济又呈现出了良好局面,原因之一就是香港作为中国银行界的上市地点而享有特惠待遇,这已得到很好的证明。今年10月随着中国工商银行在香港的成功上市,香港成为了世界规模最大的IPO。如今的梁锦松又觅得一职,成为了中国工商银行独立董事。

中国工商银行是四大国有上市银行中的第三位。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也位居世界10大IPO之列。这些成功促使一些专家学者对第四个——农业银行采取了限制政策。这些改革很关键,因为专家们要等到改革完成后才可能将汇率和利率完全托管于市场。而在去年,中国的金融服务机构鉴证了这一巨大的变革,金融领域的领袖们十分有勇气并且对未来充满了乐观。中国建设银行的CFO庞秀生说道:“预计在五年的时间里,建行的恒生指数将会达到15%,与汇丰银行的相同。建行是今年第一家以H股入市的。

中国四个最大的国有上市银行规模的确不凡。在2006年6月底,工商银行的总资产已超过其他13个股份制银行,其中包括中国招商银行,交通银行。而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每一家都拥有相当于117家城市商业银行的总资产,如北京银行、上海银行,更相当于数以万计的乡镇、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资产总额。

工商银行自发行以来,受到海内外投资者的热烈追捧。统计显示,内地A股网上发行中签率为2.03%,吸引资金规模高达6503亿元人民币,为A股历史上资金规模申购项目中冻结资金最高的项目;香港的公开发售获76倍超额认购,冻结资金4250亿港元,创港股市场新纪录。工商银行H股发行价以招股价上限3.07港元定价,是内地国有商业银行H股的最高定价。

2006年四家中国银行在香港股市上市均让国内外投资者的热情高涨,此次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的上市更是创下全球史无前例的企业上市记录,首次上市即融资超过220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第七大银行,在国际金融市场上产生了影响广泛的、巨大的“轰动效应”。这显示了中国政府正在逐步履行入世承诺。中国政府通过此举也成功地扩大了吸引外国资金的渠道。国际投资者抢购ICBC的股票看重的并不仅仅是该银行的业务发展前景,更反映出全球投资者对中国蓬勃发展的当前经济及其前景信心十足。中国几家银行成功上市同时也减少了国际社会一直以来对中国银行领域发展前景的种种疑虑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