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分红:国资经营预算方案破题

国企要向大股东—国家上缴红利的消息,自今年初就已得到证实;但国家与企业之间的分红方案如何确定,如哪些收入属于红利、这些红利该用于何处,以及谁来代表国家行使股东利得等,仍是一个待解的难题;

据了解,国企如何向国家分红,国际上几乎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正面临一项制度创新。

《中国经济周刊》近日获知,相关制度设计已有实质性进展—财政部早在6月份起草、并向各部委广泛征询意见的《国务院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其准备工作现已接近尾声,正在研究制定上报国务院;而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国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具体方案有望年内出台。

如果财政部和国资委的上述说法实现,那么,包括国资委管理的165家央企、80多个国家部门下属的5000多家国企,以及铁路、烟草、邮政以及科教文卫等行政事业单位下属的国企在内的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共12万多户,都将向国家分红。

这意味着,每年万亿计的国企红利将正式以非税收入进入国库;而被人戏称为“央企吃肉,全社会喝粥”的国企传统分红体制也将彻底终结;与此同时,还将带来财税体制的一次大变革。

国企分红步伐加快
—财政部的《办法》和国资委的“方案”

国资钱袋该怎么管?

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中国的大多数国有企业便不再向政府上缴红利了。国企高达几千亿的红利,原本应该为全民所有,但这部分福利仍被截留在大多数垄断行业内部。有专家戏称,这是“央企吃肉,全社会喝粥”。

从今年年初开始,国企必须向国家上缴红利的政策消息已得到明确,并得到各方认同。此后,一场关于该由谁来掌管这几千亿的分红权利问题的争论也在财政部和国资委之间悄然而起,据说双方各执一词,认为自己应该拥有管理国资红利的主导权。

不过,《中国经济周刊》近日获知,事情进展正在加快,并有了初步意见。

首先,财政部从6月份开始起草、并向各部委广泛征求意见的《国务院关于试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意见》,准备工作已接近尾声,正在研究制定上报国务院。据了解,该《意见》对于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上缴国有资本经营收益及分红的范围进行了划定。

其次,与国资分红关系密切的另一相关方—国资委负责人也表示,国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具体方案年内有望出台,财政部和国资委已达成一致,由财政部负责编制总的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国资委负责编制165户中央企业国有资本经营预算。

有专家坦言,即使确定了编制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主导权,央企如何上缴利润?以什么标准上缴?上缴多了会不会陷入“鞭打快牛”、“一收就死”的困境? 这些关键问题还需进一步解决。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