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所”缘何在华频频违规

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头上笼罩的光环因为顾雏军“德勤逼迫科龙造假”的惊人之语而再度蒙污。尽管德勤中国随后发表声明自辩清白,但这并不能化解“四大所”在中国的信誉危机。科龙小股东状告德勤、上海外高桥“问责”普华永道、安永虚估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一系列事件让人们对“四大所”的专业素养和职业道德产生怀疑,进而质疑其在华享受超国民待遇、实行双重标准,以至卷入失职、造假等丑闻漩涡。

德勤中国的多事之秋

今年绝对是德勤中国的多事之秋。涉嫌欺诈的科龙电器前掌门顾雏军在庭审中辩称,2004年年报中有争议的5.1亿元销售收入是因为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逼迫所致,他本身是希望这笔销售收入不予确认的。

尽管德勤随后声明其出具的相关审计意见是“完全独立”的,德勤审计人员“完全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或协助顾雏军一案中任何涉嫌的欺诈行为”,但仍难洗脱“造假”嫌疑。11月9日,科龙的一位小股东正式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对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及科龙两位原独立董事的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赔偿因提供虚假证券信息而造成的9856.14元损失。

其实早在顾雏军将矛头指向德勤之前,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对德勤审计行为的再审计就发现,仅从审计行业规范的角度,德勤就存在四大问题;证监会对德勤的调查也认定,德勤在对科龙审计的过程中存在审计程序不充分、不适当,未发现科龙现金流量表重大差错等问题。

恪尽勤勉、独立公正是会计师事务所必须遵循的道德准则。然而在现实中,由于被审计单位恰恰也是审计费用的支付者,一些上市公司与会计师事务所之间就形成了某种微妙关系,协同造假、违规失职等丑闻也就在所难免。

审计署于2004年5月至9月对16家具有上市公司审计资格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业务质量进行了检查,发现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中已经查明安徽古井贡酒股份有限公司少缴纳企业所得税,但“未予以指明”。此外,创维集团香港上市财务造假、中芯国际案涉嫌套汇等丑闻中也都有德勤的身影。“这就表明德勤华永的职业操守存在问题,这对于会计师事务所来说是最严重的。”上海勤业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师朱德峰评价说。

而此次监管部门对处罚德勤的犹疑态度也招致会计师行业和法律界的批评。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一欣说:“对于德勤的调查结论、责任承担和处理意见,证监会应该尽快给科龙电器投资者一个确定的结论,不能`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如果市场和投资者觉得行政监管不作为,将损害市场信用基础。”

“四大所”为何会犯“ABC”式错误?

应该承认,公司蓄意造假,确实给作为第三方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造成很大难度。但是在数起与“四大所”有关的事件中,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其居然在一些最基本的程序性问题上出了差错,犯了“ABC”式的错误。

今年5月,上海外高桥保税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申请仲裁,要求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赔偿2亿元损失一案,创下国内上市公司追究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责任的先例,同时索赔金额之大也堪称国内“天价”。

2005年6月,外高桥公司发现公司财务部原经理黎明红和国海证券圆明园路营业部原总经理金一敏串通,将公司存放于国海营业部的2.04亿元证券保证金用于坐庄炒股、滚动偿还到期融资款、投资运作三人共同或分别控股的公司以及平时挥霍,最终账面上的资金余额居然只剩下约2万元。

普华永道负责2003年和2004年外高桥公司的审计业务,外高桥公司为此支付了170万元的审计服务费,但事后却发现普华永道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严重错误。外高桥公司的明细账显示,2003年12月31日公司在国海营业部证券保证金账户余额为9000万元,2004年12月31日账户余额为2.04亿元。然而国海营业部提供的资金变动情况却表明,2003年底账户余额仅为3384元,2004年底账户内的资金实际余额仅为20770.55元。

外高桥公司的仲裁申请书罗列的普华永道违反“独立审计准则”的最明显例证是其“函证”过程。根据规定,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应向国海营业部直接发出询证函,并要求其直接向会计师事务所回函。但在实际操作中,普华永道却将询证函的发放和收回都交给外高桥财务部门自行办理,为相关人员弄虚作假掩盖挪用资金行为创造了机会。

尽管发生内部人员监守自盗首先应当追究公司管理机制的问题,但外高桥公司的代理律师陈芳说:“公司花这么多钱请世界知名的普华永道负责审计业务,就是想通过他们专业的服务为公司减少财务风险,但他们连最基本的函证程序都出了错,怎么能不追究他们的责任?”

宋一欣律师表示,“四大所”的一些工作习惯是经不起推敲的,如工作底稿用铅笔书写、使用活页纸等。安永也承认,今年5月发生虚估中国不良贷款的错误是因为《不良贷款报告》公布前没有通过公司正规的内部审查及核准程序。

加大惩戒力度 对“四大所”应一视同仁

尽管在中国负面新闻不断,但凭借“四大所”的盛名和卓越的公关能力,“德勤”们总能化险为夷:毕马威因“锦州港事件”被告上法庭,普华永道因为在黄山旅游和京东方两家上市公司的审计中出现问题,被财政部责令限期整改。但这些事件最后都不了了之,自然引来对“超国民待遇”的质疑。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市公司高管告诉记者,他们对“四大所”可谓“又恨又爱”,恨的是提供与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相类似的服务,收费标准却高出数倍;爱的是拿到“四大所”的审计报告等于是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获得一张“绿卡”,而这是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很难做到的。

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公布的数字,2005年,普华永道、毕马威、德勤和安永的中国合伙公司业务总收入为32.2亿元,占前100家收入最多的会计师事务所总收入的45%。

专家认为,监管松弛、差别待遇、惩戒不力是“四大所”在华频频违规的主要原因。“过失成本加大了,会计师才会更加谨慎执业。”率先代表中小股东起诉德勤的律师涂勇说。

宋一欣律师建议,加大会计师事务所的风险责任,变“有限责任”为“合伙制”。目前,我国的会计师事务所90%是有限责任公司,而非国际通行的合伙制,即使被发现造假,会计师事务所承担的责任也以注册资本为限。而合伙制却要求当事人承担无限责任。

今年初,两家日本保险公司指控德勤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家再保险公司进行违规会计操作、掩盖负债情况,导致他们损失35亿美元。结果,德勤支付了超过2.5亿美元的赔偿金,成为审计公司有史以来为诉讼和解付出的最昂贵的代价。

业内人士还表示,我国对“四大所”的监管力度小于对国内同行的监管,除了过分迷信,还有一个原因是“四大所”的审计报表一直使用英语,给国内相关部门的监管带来很大困难。此外,目前的会计、审计制度只是行业规范,必须研究与《证券法》《注册会计师法》等法律的衔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