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会计学角度看人力资源管理

在全球范围内,人们在看绩效考评和激励制度时,更多的是从公司管理的宏观框架出发。而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Carey商学院教授黄钰昌教授则是从会计学的角度出发,通过计量的方法进行业绩评价和管理激励。黄钰昌近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CEO研修项目课堂上,传授了他经过实证研究的成果。在接受本报采访时,黄钰昌说,从会计学的角度来看人力资源管理,目前全球的研究也是非常有限的。“我自己的研究更多的是兴趣使然,希望能有更多的成果供企业使用。”

用激励定战略选人才

激励制度和绩效评估制度与组织定位有密切的联系。在美国,房地产中介公司一般会采取固定工资+提成的方式给员工发薪水。具体的操作方式是,每套成交的房屋抽佣6%,员工可得到其中的1%~2%。

“固定工资+提成”的惯例被一家名为Re-Max的公司打破,这家公司将每套房屋的抽佣全部给员工,但条件是员工必须每月付给公司2000美元的“挂行费”。“挂行费”包括使用公司办公设备、公司广告费用,等等。

两种不同的绩效评估和激励制度吸引了不同的员工。在一般的房地产公司里工作的员工,由于面对的风险较小,员工以年龄较大、资历一般、学历普通的员工为主;而在Re-Max公司工作的员工,则由于风险较大,员工以年龄不大、资历较高、经验丰富、学历较高者为主,这些员工愿意冒险,同时也有能力完成工作目标。

两种不同的绩效评估和激励制度也使得公司的产品定位出现较大差别。一般房产公司的产品定位在普通的房屋交易上,而Re-Max公司则定位在高档房屋的交易上。

奖励制度和绩效评估的设计有多重目标。黄钰昌总结说,最终的目的不外乎在于激励员工和人员筛选,设计能够达到选拔和任用最合适人选、分派适当的人员到合适的工作岗位、适当奖励和惩罚、保留员工、辞退不合适员工等目标。除了绩效和奖金的形态以外,激励诱因的强弱、给付方式也是相当重要的。

台湾有一家医院素以制度严厉闻名,通过医院的管理体系,医生的工作情况被实时监控起来,奖惩分明———奖励大,惩罚也大。

只要遵守医院的规章制度,在规定的时间和标准上达到要求,这些医生的激励相当高。“你用什么样的激励方法就会吸引怎样的人。”黄钰昌分析说,高奖励的制度决定了这家医院会吸引一些愿意拿奖金的人。

事实证明,SARS袭击台湾之后,该医院的医生很快辞职,不愿意参与危险的工作,而教会医院的医生打退堂鼓的却最慢。“强度过大的奖罚制度会只吸引那些愿意拿奖金的人,他们是把钱看得比社会地位和道德更为重要的一批人。”黄钰昌解释说。

失效的考评激励
  
在美国旧金山地区,有一家叫做波特曼的酒店,这家酒店是由著名的宾馆建筑师JohnPortman经营的,它的战略是提供亚洲一流宾馆的服务,提供与其他酒店不同的“出众”服务。

在管理上,波特曼酒店取消了中间管理层,提出贴身男仆的概念,作为贴身男仆,员工可以完成客人所提出的任何合理合法的要求,同时负责监管和保护客人的工作。由于底线是合理合法,因此,员工有相当宽泛的工作范围和工作自主权。

想实现与众不同的服务,那么就要选拔合适的人才。为了实现目标,波特曼的雇佣政策也和其他酒店有所不同,只有那些年轻的、受过良好的教育(其中35%毕业于大学和商业学校)、精力充沛的候选人才有机会进入这家酒店。

为了能够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策略,波特曼还在员工的特质上提出了要求,凡是进入酒店的员工,必须要可塑性强且坚持主见。

在员工的报酬上,波特曼的特点是基本工资低,但鼓励员工凭借自己的服务获得高额的小费。

为了更好地对员工的工作作出考评,酒店会向客人发放问卷,通过对顾客满意度的调查,给予那些优秀员工以月度和年度奖金;此外,酒店建立了相当好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制度,希望能够保证员工的长期留用。

但非常不幸的是,2年以后,波特曼因经营不善而被卖掉。如此完善的管理制度,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黄钰昌分析说,当客人入住酒店后,“贴身男仆”不可能一直跟从一名客人,他自己也需要有休息时间。而一旦几名“贴身男仆”轮流服务一名客人后,忙碌的公务客人根本无暇顾及如何为他们打分,更不要说挑选出最为优秀的“贴身男仆”了。

而当员工的工资很低时,小费成为其收入的主要来源。但客人给小费也是相当随机的,小费的标准也并不固定,因此,随时提供最好服务的“贴身男仆”也许还不如仅仅提供了短暂服务的门童得到的小费高。对于“贴身男仆”来说,收入来源并不稳定。

此外,好的医疗保险和退休金制度不能吸引那些年轻的员工。他们更需要现金,而不是担心数年以后才需要担心的问题。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