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生活要兼顾 财务高层女性职场路

明星CFO们

与CEO相比,CFO们可以自豪的宣称他们当中的女性比例更高。拿花旗集团现年41岁的CFO Sallie Krawcheck来说,10年前她辞去了投资银行家的工作回家做了一名全职母亲。但不到一年,她认识到,她这并非她的“专长”。于是,她选择去投资银行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做了一名股票分析师,最终她成为了该公司的CEO。正是由于她的坦率,花旗CEO Sandy Weill 在2003年请她来领导花旗集团美邦银行的投资银行部,那时,投资者都非常关心研究部和投资银行部之间的利益冲突。2004年11月,她成为了花旗的CFO。由于也是银行家的丈夫改成了半天工作,并且有两个保姆帮她照顾孩子,她并没有为每周80到90小时的工作时间感到对家庭有所歉疚。对此,去年收到将近1000万美元的Krawcheck说:“因为我曾经在家里待过一段时间,我现在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我仍然在家的话,家人们并不一定会过得好。”

而Calpeter的职业发展则依旧顺利。在她拒绝了欧洲的工作后,GE给她换了一份离家近的工作,让她担任NBC的电视台部门的CFO。两年后,她的一位上级任命她领导GE的公司审计部(CAS)。在2003年她39岁的时候,她被任命为NBC的CFO,而在2004年NBC被合并成为GE的六大业务单元之一。

Calpeter说,尽管她的大部分老板是男性,GE在过去十年中还是变得更加多元化了。在GE的另外五个业务单元中,GE保健和GE消费者金融的CFO也是女性。NBC环球的14名经营分部的CFO中也有6位是女性。她们中的很多人像Calpeter一样毕业于FMP计划,并曾在公司审计部工作过。Calpeter说:“我们这一代女性真正地融入了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当然,有一部分功劳也要归于其它高级管理人员的支持和对女性而言“更好的外在环境”。

除了花旗集团的Krawcheck,在财富50强中还有好几位女性CFO。她们中有全球最大的装潢零售公司家得宝的Carol Tomé,美国最大的无线通信服务提供商维瑞森公司的Doreen Toben,马拉松石油公司的Janet Clark和美可保健的JoAnn Reed。这些公司都不是那种“女性导向型”的公司。不属于这种类型公司的雅虎也选择了Susan Decker,一位女性做他们的财务“掌门人”,她不但负责了公司在中国主要的投资,而且去年还通过行使期权,变现了3000万美元的现金。全食超市的CFO Pamela Knous则正在负责与艾伯特逊超市一项标的高达174亿美元的兼并案,这也是杂货业历史上最大的一起兼并案。

然而,要想进入这样的精英群体需要很大的毅力。近年来,监管和全球商业的压力也更加增大了CFO们的压力。此外,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的高级合伙人、财务经理人业务部负责人Michele Heid说:“大部分公司聘请CFO的时候,都希望他们以前有过类似的经验,这对男性和女性来说,同样都提高了进入这个群体的难度。”

财富500强中的女性CFO中的大部分或者是以前担任过CFO的职位,或者是公司内部提升的。维瑞森公司的Toben从1983年就开始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应用材料公司的Nancy Handel在该公司的19年间则担任过各种职位,最后在2004年成为CFO。办公用品公司的CFO Patricia McKay,CDW公司的Barbara Klein,联合能源集团公司的E.Follin Smith和威达信国际保险顾问公司的M.Michele Burns在担任现在的CFO职位前也都在其它大公司做过CFO。

但除了获得CFO职位的天生不平等性之外,女性还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即作出这些任命决定的都是男性。因为目前98%的CEO和85%的董事会成员都是男性。与其说目前的状况是性别歧视还不如说是寻找同类的结果。美国国家女性经理人联合会主席Betty Spence就说说:“男人总是把工作机会给那些跟他们类似的人。”

而考虑到CFO是CEO最亲近的心腹,以及CEO需要对CFO的人选非常放心,出现上面的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至少很多女性是这么认为的:根据对女性CFO的调查,CFO和CEO的关系是女性成为CFO最大的障碍。

农产品国际公司的CFO Cheryl Beebe说:“董事会可以为女性以及少数族裔员工做很多事情,但是真正能让公司多元化的还是CEO。”她表示在Samuel Scott在2001年担任公司CEO前很少有女性员工能够进入公司的高层。Beebe同时把自己从财务主管的位置晋升到CFO也归功于Scott,因为Scott自己是一位非洲裔美国人,所以能在选择员工上“跳出固有的群体思维”。

联邦信号公司的CFO Stephanie Kushner则指出,曾经在女性领导下工作的男性会更加倾向于聘用女性员工。四年前,她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水电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当时的董事会主席曾经在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领导下工作。所以,他“决定任命很多女性担任高级管理人员”,这包括了公司的CEO和CFO。CDW公司的Klein说:“那些有女儿的男性似乎更能意识到女性所面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