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生活要兼顾 财务高层女性职场路

男性更加友善

尽管所占比例很小,但还是有一些女性表示她们并没有因为性别而受到歧视。美可保健的CFO Reed说:“女性的身份并对我的职业没有什么影响。我并不认为性别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但有些女性对此表示了异议。CFO杂志的调查显示,在财务领域工作的女性有1/3认为她们在过去5年中至少部分是因为性别原因而没有得到提升。尽管很多公司已经努力改善两性的平等状况,但进展缓慢。Calpeter表示,在财务领域工作的女性比例,在最低层还是45%,但到了高层就下降到了20%不到。

女性的升职障碍并不仅仅是CEO,财务部里大部分也都是男性。尽管马拉松石油的CFO Janet Clark说,她没有感觉因为性别而在职业方面落后与他人,但男同事之间经常谈论体育话题让她觉得有些被冷落。而且双重标准也没有完全消失。Clark指出:“同样的情况下,男性可能被认为是自我肯定,而女性却可能被认为是一意孤行。”

但如果有人坚持认为整个公司都抵制女性员工的话,这种看法肯定是偏面的。男性们对女同事的能力还是很肯定的。CFO调查中62%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女性性别并不是是成为CFO的一个劣势。只有2%的人认为女性缺乏成为CFO所需要的技能,而且几乎没有人认为女性在谈判、赢得CEO的信任或与董事会交流上能力表现得差。

实际上,男性们所指出的职场女性的一个劣势,也为女性们自己所赞同。有25%的男性和女性被调查者就都认为,女性是不愿为工作而牺牲个人生活的。财富管理公司Brownson, Rehmus & Foxworth 的CEO、同时也是Beatrice食品公司原财务主管Gail Loveman丈夫的Bob Loveman表示,“近一段时期的问题是,谁愿意成为一个工作狂?一般来说,答案是男性和处在某一年龄段、想在青春逝去前赚到足够安身立命的钱的单身女性。”

而在现实生活中,女性们表示她们的周工作时间几乎是和男性同事们是一样的,因为她们平均每周工作50.7个小时,而男同事们也不过是53.4个小时。与此同时,也有大把女性为工作而作出牺牲的例子。像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女财务控制主管就因为工作而三次修订了结婚的时间安排。

纽约工作-生活政策中心(CWLP)的负责人Sylvia Ann Hewlett说:“我们一贯存在的一种看法是女性的工作时间较男性少,这是因为大多数女性不像男性一样遵循着一条因循守旧的、线性的职业路径。CWLP的研究表明,近40%拥有很高资质的女性都在她们的职业生涯中空出过一到两年,其他那部分人则寻求减少工作职责和进行弹性的工作安排,以满足多重的生活需要。在CFO调查中,两倍于男性的女性CFO表示弹性工作时间和远程工作机会对她们来说非常重要。

显而易见,孩子的养育问题在其中起着关键的作用。原纽约时报的CFO Diane Price Baker在距离她43岁时收养第一个孩子后的两年——1999年怀上了一对双胞胎,她也因此辞去了工作。她觉得,“如果怀上孩子是件重要的事,那么也是时候该集中精力于此了。”Baker在她的孩子们开始上学后,又很轻松的找到了另一份CFO的工作,但干了一年之后她还是辞职了。因为她不但得监管这家法资公司的财务运作,还得照顾三个年幼的孩子。“这些事简直占据了我全部的生活”,Baker表示。所以现在,她正在寻找一份像是扭亏增盈专家或是私募基金合伙人似的工作,这样一来,她不但可以发挥自己的战略影响力,还不必天天粘在支票堆里。

就算经过了养育孩子的阶段,女性们通常还会把其他一些因素列在工作之前作优先考虑。Leara L. Dory是艾姆克集团旗下一家资产有9亿美元的分公司会计部副总裁、财务主管和控制主管,2004年她曾有机会被提升为分公司的CFO,但是因为担心每天的工作时间会超过她所习惯的12个小时,她还是放弃了此次升迁。尽管她只有一个儿子,而且已经长大不用过多照看,但她还是想多花点时间与已经结婚19年的丈夫共渡。“我知道我能干好CFO的工作”,Dory说,“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在工作与生活之间找到平衡”。

不过有些时候女性们为了寻求一种更好的平衡,往往不是对家庭生活做什么改变,更多的是探索财务之外的职业选择。54岁的Edwina Woodbury就在1998年12月时离开了雅芳公司,在北卡罗来那州的教堂山买下了一个为作者提供自费出版服务的出版社,并一直经营至今。汤姆森出版集团的前CFO Gail Lieberman则在2001年辞职后成立了一家开展咨询和投资业务的公司,因为她说“我的确是想尝试一下不同的工作,而且我也有能力承担这种改变。”而其他一些人则选择了进入董事会或担任审计委员会的主席,像是美国最大连锁书店巴诺的前CFO Irene Miller、哈纳福兄弟公司和BIC集团的前CFO Blythe McGarvie、布尔克国际前CFO Debra Smithart-Oglesby和切尼尔.弗朗西斯公司的前CFO RR Donnelley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