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最杰出的几位会计师

小结

英语中,Occupation和Profession都有“职业”的含义。但只有少数特殊的职业才能称为Profession.由Occupation演化为Profession的过程就是所谓的职业化(Professionalization)。1964年,哈罗德·威伦斯基(Harold L.Wilensky)在其著名的《全员职业化》一文中写道:许多职业为这一目标进行了长期不懈的努力,但如愿者却微乎其微。为什么西方国家的牧师、医生和律师能率先职业化?因为他们拥有处理人类早期社会压倒一切的三大任务:灵魂、健康和正义。显然,职业化离不开特定的社会需求。但是社会需求只是职业化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只有用知识高标准地满足社会的需求,才能得到社会的认可。

首先,知识含量是职业化的试金石。有人把职业化比喻为一座大厦,而知识就是大厦的地基。上面介绍的几位会计师,无一例外均具有渊博的学识和一流的理论水平,其中尤以佩顿的学术色彩最浓,如他创刊了后来享誉会计学界的《会计研究》杂志并亲任主编。此外,佩顿不仅对会计理论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还通过AICPA的研究公告对会计实务产生了深刻影响。

其次,职业化的过程离不开职业领袖的引领。这四位会计师均担任过会计职业组织的领导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会计职业的发展趋势不仅高瞻远瞩而且中流砥柱,是名符其实的行业领袖。美国没有重蹈英国职业团体林立之覆辙,蒙哥马利功不可没。而职业团体林立的弊端至今仍困扰着英国的会计师。此外,30年代在美国会计职业倍受指责的情况下,梅创造性地建议AICPA同纽约证交所合作,以达到规范和改进公司财务报告的目的。借助证交所来强化会计准则实施的构思不仅在美国延续至今,而且为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样板。

最后,职业化是职业群体改善社会形象、提高社会地位的过程。这四位会计师都是会计职业的“形象大使”。如梅担任过美国经济学会的副主席,是他渊博学识的体现,因为他的学术贡献已超出了会计;也是他人格魅力的反映,说明他在学术界、政界、金融界和企业界拥有广泛的朋友并具有相当的感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