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的经营观


进中求稳 稳中求进

李嘉诚一生坚守这样的经营理念——“进取中不忘稳健,稳健中不忘进取”。他说:“我是一个很进取的人,从我从事行业之多便可看得到。不过,我注重的是在进取中不忘稳健。”

李嘉诚初入地产业时,香港地产业还不冷不热。当时,卖楼花大行其道。李嘉诚却“逆”此“主流”而动——谨慎入市、稳健发展:不卖楼花、不向银行抵押贷款、物业只租不售。当挤兑风潮临来,靠银行输血的地产业一落千丈。地价、房价暴跌,地产商、建筑商纷纷破产。银行界亦是一片凄风惨雨,多家银行轰然倒闭,就连实力雄厚的恒生银行,也不得不靠出卖股权给汇丰银行,才侥幸逃过破产厄运。但李嘉诚损失甚微。

李嘉诚实力大增之时,仍未抛弃“稳健发展”:“聪明而谨慎的商人既然知道是山雨欲来风满楼,那么在经济过热、炒风过劲时,就应该认真研究整个市场趋势,要居安思危,该出货时,要毫不犹豫地出货。”

“要股票,不要钞票!”20世纪60年代末期到70年代初期香港人的炒股狂热由此可见一斑。新股上市的热浪一阵高过一阵,许多人纷纷卖掉首饰、家产、店铺、土地,甚至有的地产公司将建造楼宇的资金也投入股市。恒生指数也升至1170点的历史新高。被称为“股市浪潮中掌舵的老手”的李嘉诚在1972年10月趁股市处于高位之机,将长江实业挂牌上市,吸纳资金,并将其投放到大量物业的低价收购上。三年后,李嘉诚再发行新股,募集资金。这两次行动,集得资金1.8亿港币。他并未将这些资金入市投机,而是在香港地产处于低潮的时候,大批购买楼宇和地盘,为长江公司的发展积聚了扩张的实力,奠定了雄厚的基础。香港经济在石油危机冲击下走低,股票立现熊市,股市暴跌,市值跌去高峰时七成以上。而此时的李嘉诚却收获颇丰,平稳前行。

人弃我取 低进高出

“文革”时,香港部分“左派”借北京发生“火烧英国代办处”的事件,在市民中煽动反英情绪,引发反英行动,遭英方的暴力镇压,后来触发了“五月风暴”。在大量“中共即将武力收复香港”等谣言的蛊惑声中,香港人心惶惶,发生了自“二战”后的第一次大移民潮。许多有钱人纷纷贱卖住宅、商店、厂房、物品,携款远走他乡,楼市更是无人问津。

拥有数个地盘、物业的李嘉诚经过深思熟虑,对“(中共)会不会以武力收复香港,在香港推行大陆的共产主义制度”的问题做出了判断:“不可能!中共若想武力收复香港,早在1949年就可趁解放广州之际一举收复,何必等到现在?而香港是大陆对外贸易的惟一通道,保留香港现状,实际上对中共大有好处。中共并不希望香港局势动乱。”他毅然采取惊人之举:人弃我取,趁低吸纳。李嘉诚买下旧房翻新出租;利用地产低潮、建筑费低廉的良机,在地盘上兴建物业。到70年代初,香港百业复兴、地产市道转旺,李嘉诚已拥有的35万平方英尺的收租物业为其带来390万港元的年租金收入。

李氏集团从一个中小地产商迅速成长为地产界的巨无霸,还依靠股市杠杆的神奇魔力,而李嘉诚的商人才智在股市中尽显风采。李嘉诚巧用低进高出的股市定则,常常创造财富奇迹。

1985年1月,李嘉诚收购港灯的计划迎来了机会。他深知作为卖家的英资置地公司急于出手减债,经过16小时的商议,他以比前一天股市收盘价低1港元的折让价,收购了港灯34%的股权。仅此一项,李嘉诚就为买家的股东节省了4.5亿港元。当港灯股票市价上涨后,李嘉诚又出售一成股权套现,净赚2.8亿港元。

1986年,李嘉诚斥资6亿港元,购入英国皮尔逊公司约5%的股权。半年后抛出该股票,赢利1.2亿港元。

……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李嘉诚巧借股市大肆扩张,其风险当然是巨大的,但李嘉诚却能运作自如、绝少失手。究其缘由,正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未雨绸缪是李嘉诚在商道中制胜的一个“法宝”:“天文台说天气很好,但我常常会问自己,如果五分钟后宣布十号台风警报,我会怎样。在香港做生意,就要保持这种心理准备。”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