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专家二三事

Wienerberger的故事

两年前,当Wienerberger的总监们要为他们的并购团队找位领导的时候,他们直接去了伦敦。从几年前的经济萧条中恢复过来的伦敦,成为了大多数全球投资银行的聚集地。在这里到处都是贸易往来,招聘人员估计自己在人才选择上会挑花了眼。但是,据财务总监Hans Tschuden回忆道,他们也知道自己还要做很多努力。

尽管Wienerberger提供了很多投资银行不会提供的东西,但是有一样关键的东西他们根本不能同他人去竞争:工资。毕竟,在并购行为刺激下,每年银行工作人员的奖金都成2位数增长趋势,而且没有一点减缓的迹象。Tschuden说:“做为一家美国公司,在伦敦在薪金上与别人竞争是我们面对的最大的障碍。”

他说道,但是Wienerberger需要坚持下去。做为一个已经“踏上地域开拓征程”的企业,并购问题已经摆上了议程。在过去的十年里,公司已经在24个国家留下了足迹进行了100多次收购行为。经过6个月的搜索和在人力资源总监的帮助下,Wienerberger最后找到了Anton Ulmer,一个澳大利亚的并购专家,那时他才三十几岁。

在国外生活了8年(3年在德国的Morgan Grenfell,5年在伦敦的JPMorgan),Ulmer那时已经打算回家了。由Austrian Standards开出的薪水尽管比他在伦敦的要少但是按照Ulmer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相当具有“竞争力”了。不过Wienerberger提供的工作实在太有吸引力了,在2005年的6月,他加入了公司。之后的Ulmer并没有犹豫反悔,自从他上任,他就忙于一系列的收购活动,其中包括在德国的两次(Jungmeier和Bogener Dachziegel),以及在英国的Baggeridge Brick。

Wienerberger的故事人人都熟悉。在一次次并购之后,公司并购专家们也在成长,根据Dealogic,在过去一年内于欧洲达成的9700起并购协议中,近8000例都是在没有投资银行顾问的情况下完成的。在2005年的情况也是如此。今年夏天,由IntraLinks做的一项泛欧调查表明,在83家参与调查的企业中64%的企业称他们正在或打算招募更多的并购工作人员。

奥纬金融咨询公司(Mercer Oliver Wyman)欧洲银行部的负责人Davide Taliente说:“现在,企业都日渐富有和强大,有了扩张的愿望,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他解释道,随着企业寻求更多的并购发展,他们经常会从投资银行引进高级专家获取“内在化”的并购技能。

形成这样局面的部分原因还是和投资银行本身有关的。汤姆森金融调查最近的研究发现,银行是当今并购大潮中的受益者,在2006年赚取顾问费达历史新高价值220亿美元。不过对银行来说,银行业务是其根本,靠给并购做顾问不是长久之计。让企业在并购交易中占据主动地位,运筹帷幄可以帮助企业有效管控并购到来的花费同时也很可能改进其并购方案。

实际上,当企业改进其并购管理技能时,会有很大的回报,尤其是对那些“一系列的收购者”。今年年初伦敦卡斯商学院(Cass Business School)做过一次调查,发现与上世纪80和90年代的情况不同的是,现在的并购是在创造而不是在毁坏股东的价值。原因是什么?调研者总结道企业从先前的错误经历中学到了知识,并付诸于实际的过程中了。

不过内在化并购也产生了一些关键问题,如企业怎样激励和管理他们的并购员工才能大大增加他们收购的成功率。一些企业像Wienerberger正在探索中,这个问题应该不仅仅是薪资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