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福特的联姻会走多远

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是个彻底的外来者,而底特律则以孤傲和难以改变著称。

在得知福特汽车选择波音公司商用飞机部门总裁艾伦·穆拉利作为新任CEO之后,摩根斯坦利的分析师斯坦梅茨(Jonathan Steinmetz)在自己的研究笔记中写下这句话。

穆拉利不是来自福特内部,这在福特历史上并不多见。而且底特律一向不欢迎外来者,一个形象的比喻是,底特律会把外来者当作早餐吃掉。

最明显和最近的例子是罗恩·扎勒拉(Ron Zarella)。20世纪90年代末期,此人带着在博士伦和宝洁的经验进入通用汽车,很快被提升为北美地区总裁。但结果是,他的任期对于他自己和通用汽车来说都是一段无法想象的困难之路。当时福特也雇用了一些技术和有背景的职业经理人,同样没留下任何成功的痕迹。

在说服艾伦·穆拉利接任自己职位后,49岁的小威廉·克莱·福特(William Clay Ford Jr.)--福特汽车创始人的曾孙,也完成了自己在福特汽车的任务。他并未实现5年前接任这个职位时所许下的诺言。

在福特任职期间,福特汽车经历了三次复兴计划,最后的成绩单却连及格都未达到:这家公司在亏损或者重组中累计损失了90亿美元,裁员73000人,股票市值下跌180亿美元。

早已萌生退意的福特在8月23日的商业周刊专访中说,数周以来,他一直在寻找如何退位的解决方案,向周围朋友和顾问打听合适的人选,我没有把自己吊死在这个职位上。当时,福特汽车刚刚调高了第二季度的亏损,并且不得不默认自己的前进计划并未取得预料的成绩。

在过去半年,福特汽车一直在寻找发展的动力所在。从年初的前进计划,到宣布寻找联盟,甚至切入通用和雷诺的联盟谈判,以及考虑出售一些高端品牌。在8月中旬,福特汽车非官方的消息称,公司将于9月1日之后,对公司管理层进行大的调整。

伴随这些努力而来的却是更加糟糕的市场表现。

2006上半年,福特损失了14亿美元,而更大的损失还在后面,福特削减了21%的第四季度产量,这是25年以来最大的削减,原因是市场对于福特皮卡和SUV的需求日渐下降。这两种车型一直是福特汽车盈利的重要来源。

这还不是福特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在不断地看不到复兴希望的亏损情况下,福特公司士气低沉。

前任福特欧洲和福特北美的市场总监、现任Group 1 Automotive CEO厄尔-赫斯特伯格(Earl Hesterberg)说:把问题丢给一个外来人,用一个新的视角去看待问题,应该是个不错的办法。

外来者可以在削减成本上取得更好的成绩。这会使福特汽车获得继续前进的动力,随后,福特的挑战是如何让产品供应和品牌形象重新获得活力。

福特前进计划团队中,美国公司总裁马克·菲尔兹(Mark Fields),美国公司COO安·史蒂文斯(Anne Stevens)以及CFO道恩·雷克莱尔(Don Leclair)也一直在表达这种意见。福特内部一直以来的层层提拔制度,在过去5年里,除了产生更多的营业额、更大的亏损以及下滑的销售之外,没有任何成就。这点在福特高层已经看得很清楚。福特更需要一个外部的观点来处理烂摊子。

福特说,他希望穆拉利能够成为他理想中的CEO:坚定、实际、紧紧抓住公司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