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全球劳工加薪几成定局

全球各地的劳工正在要求更多地分享全球经济繁荣的成果。在经历了过去5年里收益下降的失落之后,今年他们很可能迎来一个如愿以偿的好年头。摩根士丹利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在刚发表的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这是因为美国、欧洲和亚洲政治环境的变化增加了劳工加薪和改善工作保障的几率,经济力量的钟摆将开始从资方转回到劳方。这种对全球股市极具挑战性和困难的环境,加上贸易保护主义风险上升,将使通胀和利率加速上升。

多年来,国际工会和倡导劳工权利的团体一直批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的劳工权利和经济繁荣程度不成比例,要求增加劳工利益的份额。他们指出,尽管自 20世纪70年代以来,企业主们已经从强劲增长的世界经济中受益匪浅,而劳工却并未受惠。根据摩根士丹利的调查,在西方七个主要的工业化经济体中,去年劳工占国民收入的份额已经收缩至创纪录的54%,而他们对盈利的贡献程度则从5年前的10%增加到16%。再看欧元区,去年该地区实现了6年来最强劲的经济增长,但劳工工资却基本没怎么增加。德国最大的工会IGMetall的负责人彼得斯称,“经济数据如此强劲,员工们也有权从经济成功中分享到应有的一份”。

上述不均衡正在触发对财富分配不公不满的全球浪潮,美国康耐尔全球劳工研究所主管肖恩·斯威利如是说。巴克莱资本驻伦敦的欧洲首席经济学家朱利安·坎楼也指出,甚至雇主也正在声称与员工分享强劲利润增长的时机已经到来,在一些国家,工人们已经能够期待获得实实在在的收入增长。在美国,去年12月份彭博资讯和洛杉矶时报联合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近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贫富收入差距的扩大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民主党接管国会增加了提高最低工资立法获得通过的概率,并将促进工会更容易在像沃尔玛这样的企业中建立起来的立法。欧洲劳动力市场变得更为紧张也使劳工拥有更多讨价还价的能力。去年为8.5万德国钢铁工人争得了过去10多年中最大工资涨幅的工会组织IGMetall表示,希望在今年为超过300万金属、电子和汽车行业的工人争取到工资上涨7%的机会。IGMetall与资方达成的工资协定是德国其他工会组织的基准。

从政治环境来看,全球很多国家都出现了有利于劳工工资上涨的环境。在欧洲,西班牙首相萨帕特罗已与工会和雇主确定了改革现行劳工法的协议,意大利首相普罗迪也颠覆了贝卢斯科尼政府的一项政策,恢复了对诸如养老金改革等问题的集体商议。在美国,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结果,提高最低工资的法案可能获得通过将使劳动力工资直接增加约4%,并间接增加更多。不过,对使工会更容易在像沃尔玛和其他持拒绝态度的企业中组织起来的《雇员自由选择法案》来说,前景却并不清晰。伊利诺斯大学劳工和工业关系教授罗伯特·布鲁诺表示,美国总统布什很可能否决仅此一项就足以促使企业向工人做出让步的法案,但他同时也注意到,为劳工权益辩护的众议员查尔斯·兰格尔和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将执掌关键的国会委员会。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预计劳工收入将大幅增加。欧洲工会联合会经济顾问罗纳德·詹森认为,移民和亚洲、东欧廉价的劳动力将继续限制工资的上涨。“工资增长一直非常温和并将继续保持下去”,他说。

罗奇预计,在未来3至5年里,现在正在进行中的分配重新调整可能会使劳动力占国民收入的比重每年增加0.5个百分点,同时使资方的份额下降0.5个百分点。虽然工资上涨对于劳动者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其结果可能是缩减企业利润、打压
股票价格。这种对全球股市极具挑战性和困难的环境,加上贸易保护主义风险上升,将使通胀和利率加速上升。

事实上,这正是全球中央银行家关注工资上涨的主要原因。美联储去年10月份的会议纪要显示,决策者们在此次例会上已经看到了工资持续上涨推高通胀的风险。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12月7日表示,央行认为可能导致通胀倾向的工资需求是正在上升的风险。英国央行英格兰银行也曾明确指出,工资压力可能危及其对2007年通胀将放缓的预测,中期通胀前景的主要风险在于工资增长。

因此,尽管国际油价有所回落,但在今年全球工资上涨已成定局的趋势下,全球主要央行都不敢对新一轮通胀风险掉以轻心。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许,主要央行将不得不在未来更长一段时间里继续加息或将利率保持在较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