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CFO马雪征:我只会制定战略

在整个商界,马雪征几乎可以说是最有战略气质的CFO。在《财富》杂志评选的全球企业界最有权力的商界女性中,没有一位CFO的位次可以超过排名第九的马雪征。对于既无财务背景,也无it背景的她来说,在联想最佳的职业定位是挑自己最在行的—制定战略。

一辆载满了货物的推车“咣咣”地逼到了马雪征面前,34岁的马雪征被这样的景象吓了一跳。

无论怎么看,1988年6月23日发生的这一切都像是个骗局。马雪征陪同当时的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出席香港联想的开业庆典,没想到剪彩仪式结束之后去参观的,竟然是一家办公室设在香港东部偏僻的柴湾工厂区,需要和搬运工、工厂货物一起挤货梯上楼的“小破公司”。在她旁边,部长级别的周光召的处境同样糟糕,他和马雪征一样不得不紧紧贴着电梯壁站着,然后等着货推车先退出来,他们才能出来。

作为周光召此次访港的特别助理,马雪征完全是因为耐不住联想派来的一个人长达一天的软磨硬泡,这才答应将香港联想的开业剪彩仪式安排进周光召的日程中。这也让她第一次对联想人的工作态度留下了强烈印象。

给她留下印象更深的,是44岁的柳传志的“大话”。有了如此不体面的开头,那位后来塑造了中国商界传奇的中年人,仍然向着周光召和马雪征说,联想打算如何走三部曲,其中还包括如何成为一家跨国公司,并进入海外市场。

“我当时就觉得,他的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也太大了点。”马雪征笑着对《周末画报》说道。16年后,马雪征却帮助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

你挑战吧

在采访这天早上,马雪征起来后先是跟联想的新CEO阿梅利奥(Bill Amelio)开了三个半小时的电话会议,然后便开始接受包括我们在内的“车轮”采访,一整天坐着不动,却比会场其他的年轻人都显得更加精力充沛。

俨然已是一家跨国公司CFO的马雪征仍能保持她的机敏和快速反应,不时说上一两句玩笑话,笑起来朗声而作,丝毫不似传统海外上市公司那种口风紧密、说话瞻前顾后、笑容和公司报表一样谨慎、永远用一大堆套话和财务数字来回避问题的首席财务官。

这些会给你一个错觉,让你以为可以从马雪征那里套出很多重要信息。但是马雪征很聪明,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可以坦然地告诉你当年联想打算进行海外收购时考虑过四家公司,除了IBM外,还有美光公司的PC部门和eMachine,但第四家的名字,她会告诉你不太合适透露。

除了是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外,联想还是一个中国内地企业。二十余年来的变动、争吵,业务的上市、分拆、合并,科技产业的快速发展带来的复杂多变的公司结构,以及中国改革开放进程中产生的理不清的历史关系,一切中国公司的典型气质都在这家民营企业身上一一体现。但是马雪征却不像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存活的高管。她逻辑简单清晰,视野开阔,大气,讲究原则。这位女财务官12年前成功运作联想在香港上市,自此便一直成功说服投资者和股东赞同联想的每一个重大决策。

“联想这些年来经历了多次危机,只要有一个决策失当,都能让这家公司垮掉。”《联想局》一书的作者迟宇宙对我们说道。

因此,马雪征不怕被人挑战。

“那我们就挑最有挑战性的问题问你吧?”我向马雪征试探。“你随便问。”马雪征微笑道,股东们给她提问题的挑战性可比这厉害多了。

是的,去见投资者们,不光要面临智力上的挑战,还有体力上的。

早在收购IBM PC业务之前,马雪征就经历过一天八场的路演,在纽约、波士顿、旧金山、伦敦、新加坡和香港,轮番去各大投资银行和金融机构那里传递联想的信息,从一个会到下一个会,中途不休,一天可以工作长达12个小时。

“所以我必须得带着同事,他们得帮我在旁边查数。投资者都会问很具挑战性的问题。”马雪征说。

事实上,即使在数字方面上,她也比任何人都记得牢。关于联想的任何一个数字,马雪征几乎都可以信手拈来,或者她会低头想
一两秒钟,问身边的人:“你们还记不记得那个数字?”然后在被问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脱口而出。

是的,你可以说马雪征身为一个年营业额1036亿港元、员工近两万人、业务分布全球的公司的CFO,不可避免地会具备这样的基本素质。但马雪征却认为自己能当好联想的首席财务官,恰恰是因为她并非财务专业出身。

那是因为她会向下属授权,马雪征说。授权能让团队有积极性,也能建立信任,但是这种通过授权来进行领导的(leadership by delegation)方式,在马雪征看来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我的下属都会主动要求获得授权,因为他反正也瞧着你不太会,不太懂嘛。”马雪征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