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的新恐慌:扁平化生存

2006年11月13日,Google中国的大会议室里,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回忆起了他写《世界是平的》的缘由:

“我感到越来越难受,不是因为印度的食物,而是因为印度企业家让我突然意识到,我彻底过时了。”弗里德曼这样描述他2004年1月时的心情,当时,他在帮《Discovery》频道制作一个电影纪录片,目的是发现到底“为什么每个人都憎恨美国”。到了印度后,经过60小时的采访之后,弗里德曼如坐针毡。

“全球经济的竞技场正在变得平等”,InfoSys的cfo南丹·奈利卡尼(Nandan Nilekani)对他说,“而美国还没有做好准备”。弗里德曼就在我的本子上写:世界是平的,并且打电话给他的妻子,“亲爱的,我打算写一本书,书名叫《世界是平的》”。

现在,随着《世界是平的》的流行,弗里德曼那种恐慌开始在商业界蔓延,越来越多的中国cfo也加入这个讨论,并寻找应对之策。这种恐慌是实实在在的,这个世界变得如此之小、如此之平,变化如此之快,从而使我们的商业系统无法调整到与之相适应的稳定结构。

在演讲中,弗里德曼提出了扁平世界的三大铁规:能做到的事情早晚会被完成;必须从垂直思维扭转到水平思维;中国、印度和俄罗斯会成为中心。

对中国的cfo而言,扁平的世界更带来的不仅是新的恐慌,更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过去,谁能捕捉到匮乏资源便成为赢家,现在,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通过一个成本几乎不计的工具来创造资源;过去,一项技术就能带来长期繁荣,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宣称自己离破产只有30天;过去,公司是全球化的推动力,现在,个人则在发起一轮商业革命。这就是扁平化世界的新恐慌:

恐慌一:丰饶经济学。

恐慌二:短命的商业。

恐慌三:来自个人的革命。

一个人的恐慌,也是一个时代的恐慌。

在平坦的商业世界里,如何应对新的革命及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