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钱买不到的

对于财务总监们来说,研发部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经常要一边对研发部进行成本控制同时还要要求他们做出成果。博思艾伦咨询有限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在第二届全球创新研讨会也许对面临这个问题的财务总监们会有所启示。研讨会名为“明智的投资者--全球创新1000强”,得出的结论是“光金钱不能买来有效的创新。”

在2001年以来,在1000家用于研发花费最大的企业内,研发部的开销持续下滑,去年平均比例由原来的4.09%下降至3.84%。前1000家企业用于研发的共计4070亿美元的开销占全球研发开销的85%,而排名在1001至2000的企业研发开销共计只有250亿美元。在4070亿美元的花费中,有超过26%的钱是用于计算机和电子业研发活动的。

台湾UBS的行政长官William Dong说道:“泡沫经济以后,营运商的投资有所增加,不过对投资的执行都是十分小心谨慎的。”在技术泡沫爆发之前,每年的收益大增,这只能归功于对研发部的投资。而现在,William Dong说:“财务总监们在确保内部利润率的情况下有更多的决定权了。”

在此期间,企业的平均销售规模从81亿美元增长至105亿美元,更大型的企业用于研发的投资额也减少了。94%的排名前1000位的研发大户,为了在五年时间内赶超同行,制定了7项措施,同时在研发项目上减少投资。这项措施考虑到的是销售的增长、收益、营运收入、市场资本、营运毛利以及总股份收益等方面的内容。在这94%的企业中有三分之一是在亚洲(16家在日本,10家在台湾,5家在韩国,还有香港、印度各一家),略超半数(48)的企业是在北美,只有10家在欧洲,13家分布在世界各国。

一个导致研发开销下降的因素是企业将研发部移至消费水平相对较低的国家。最近 Booz Allen/INSEAD的调查发现“超过75%的将要营运的新的研发中心都设在了中国或是印度”。最近,有无数篇关于新建于中国的研发中心的报道,如诺华计划明年在上海设立价值1亿美元的实验室。这样的举措有利也有弊,一些较早采取行动的企业已经削减了投资的规模。

William Dong认为,谈及台湾的电子业,中国的研发活动仍然是劳动密集型的而不是注重设计和创新的。继电子和计算机业之后,研发大头的行业有医学健康(22%)和汽车业(17%)。在上述三项行业中,其研发部的劳动密集型为其他的两到三倍。

Booz Allen发现“高价值的创新者”在创新价值链的任何环节都具有强大的实力,如在观念构成过程(基本的调查以及概念),项目选择(对于投资的决定),产品开发以及商业化渠道方面,不过他们在众多方面中都会至少有一个特别出众的竞争优势。无庸置疑,财务总监们在对项目的选择上扮演着重要角色。随着中国以及印度的消费者们重要性的增加,中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对企业推出新产品赢取市场起了关键作用。

事实上,把产品投放市场的成本是关键。这94%的企业在采取7项措施并且削减研发投资的同时,大多数企业超过平均水平的研发-投产销售比都与企业利润成正比。但是这些看是丰厚的利润马上就要被更高的市场营销费、销售费、营运费以及行政成本费扣除,所以,财务总监们需要在研发投资和利润间找到一个最佳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