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企业财务思维让钱生生不息

2006年12月28日,“商报论坛·国寿大讲堂”在金钻酒店举行。作为本报的品牌活动之一,“商报论坛”为我市企业家营造了一个交流经济观点、反映业界动态、探讨经济潮流走向、促进行业发展的观点碰撞平台,迄今为止已成功举办过11期。本期“商报论坛” 与中国人寿中山分公司携手,邀请了资深投资银行家、管理专家袁立教授前来主讲。参加本次活动的听众有不少是我市各商会、协会会员,均为公司董事、首席执行官、私人企业主、职业经理人等,其中亦包括中国人寿中山分公司的高端客户群。
  
财务管理,自成体系

公司、企业的财务管理包括企业日常资金的调度、投资、融资这三项内容。其中,企业日常资金的调度是企业管理的基础,投资、融资则决定了企业的未来。

在最近7、8年,一些高校和研究机构将财务专业和金融专业合二为一。在实际工作中,2000年前后,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的财务总监大多拥有银行工作背景。目前,总会计师们必须拥有会计背景,而财务总监未必需要具备会计背景。
  
不能忽视银行对帐单

就现金安全性而言,出纳比会计的岗位更重要,因为出纳是控制资金流入、流出的最后一道屏障。

老总们在日常工作中除了关注财务报表,还要看清楚银行对帐单。就银行对帐单问题,袁教授向在座的中山企业家们提出5条建议:首先,到管理规范的大银行开设企业帐户;第二,尽量到高一级的银行支行或分行营业部进行开户;第三,委托亲信或者亲自到银行柜台办理业务;第四,设立专门人员到银行取走对帐单;第五,开通网上银行业务,至少要开设网上银行打对帐单处理功能。

财务会计要做好事前、事中以及事后工作。首先,事前的预算不可缺少。其次,事中工作的核心是加强内部控制制度,如办理网上银行功能,进行实时控制。最后,事后工作的内容包括研究银行对帐单,定期进行盘点,不定期进行独立审计。
  
资本不等于知识

俗话说“知识就是力量”,可财务管理中的知识既不是力量,也不是资本。
财务管理的资本是人对梦的追求,是个人对风险的承担、整合能力,更是意志力和学习能力的体现。有了这些资本,现在没有钱以后可以变得有钱,有了钱可以挣更多的钱。企业家最大的资本是创业精神。袁立教授认为学校教的知识不是资本,那只是个人被资本雇佣的资本———让别人雇佣你为他打工。
  
财务思维,致富源泉

决策者是企业的领导者,掌握企业的生死大权,一个成功决策者必须要有一个好的财务思维。

袁立指出,企业老总们看财务报表,应将现金流、利润视为同等重要的两大参数,不能厚此薄彼。现金流是关乎企业生存现状的参数,利润是关乎企业未来的参数。短期内,企业要在现金流和利润之间取得平衡。长远而言,如果企业利润欠佳,资金链条断裂是迟早的事情。

对于大部分制造业企业而言,在利润规模不变的情况下,销售业绩下降1%,成本必须下降25%;销售业绩上涨2—3%,成本要上涨50%左右。做生意的根本途经是不断提高销售业绩,业绩的功效是“一俊遮百丑”。
  
现金投资,每年缩水15%

经营者扮演不同的角色,收获的利益不尽相同,经营成本也不一样。袁立算了这样一笔帐,一个储户把钱存进银行,5年存期,年利率现在为 4.14%。银行放贷款给他人,5年贷款期内,年利率约6.18%。借款人购入商铺,然后出租牟利。国内商业物业的平均年收益率为5%,这要20年才能收回本钱;年收益率假设为8%,则要13年收回本钱;以此类推,年收益率为10%,10年回本;12%,8年回本。

袁立表示,在国内利用现有自由资金进行投资,每年的投资成本约15%。换句话说,如果投资赚取的利润不足15%,就是赔本生意。例如,国内制造业的平均销售利润率目前约5%。如果企业主利用100万元的自由资金进行投资,年销售额为500万元,则利润额是25万元。扣除15%的自由资金投资成本,即15万元,实际利润只剩下10万元。如果该企业的年销售额仅200万元,利润额是10万元,这点钱还比不上自由资金投资的“年缩水额”,是赔本的买卖。
  
欠钱理论:还得起就不用还

袁立的欠钱理论是“还得起就不用还”,可谓与众不同。不过,该理论体现的是一种财务杠杆思想———当利润率超过利息率,借钱越多,自由资金的回报率就越高。目前,房地产商将财务杠杆的理论发挥到极至。如国内某大型房地产开放商,其公司只要数百万元,就能启动1亿的项目。

袁立对在场人士说:“美国是世界最大的债务国,但它也是全球最富裕、最具实力的国家。一个国家盲目追求零外债甚至是负外债,实际上缺乏财务杠杆头脑。”

记者:企业发展的财务目标有什么具体内容。

袁立:财务目标从低层次到高层次,包括利润、经济利润、现金流量、附加市场价值等四个内容。
首先,利润是收入减去支付费用的差值,这很好理解。所谓经济利润,是指企业利润要高于自由资金投资的成本,即上文说的15%“年缩水额”。经济利润等于例如减去企业净资产的15%。

而在现金流方面,流入现金应高于流出现金。以国美为例,他们的口号是“要市场,不要成本;要销售,不要利润”。该公司开一家分店,成本是1000万元,而各电器厂家押货3000万元。让大家一起帮一家企业花钱,把别人的钱变成自己的钱,这就是国美的高明之处。

说到附加市场价值,那是等于企业总市值减去总资金占用。总市值包括产品服务、品 牌价值等无形资产。

记者:你今天说的内容都是有关财务管理问题。除此以外,你觉得一位企业决策者需要拥有怎样的战略思维。

袁立:决策者的战略思维包括另类、简单、有梦、共赢等四个内容。
先说一下另类。如今的时代个性张扬,各显风骚,决策者的另类是创新的意思。当代著名作家余华曾说“我用我的短处把别人打败了”。他在读书的时候遇上文革,恢复高考后没能及时考上大学,没有高深的文学修养。不过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创作出一系列表现人性的作品如《兄弟》等,就为文坛和读者带来另一种体验。企业决策者要做到另类,需要不断创新,在商业模式上加强自身的商业模式,改进技术,提升管理。一个点子、一个商业模式的成功是短暂的。管理是最不易被人模仿的,因为它是在特定环境中,挤压出的能力。先有技术产品,后有公司,不能长久;先有公司,后有技术产品,才能长久。另类要敢于放弃,做正确的事。

至于简单,就是简简单单地生活,简简单单地做生意。简单的事情容易控制,一来投资人容易理解,二来简单的生意复制性强、重复性强,做简单的事情容易赚钱。
说到有梦,人有梦想才走得远,企业有梦想才做得大。中国上市公司的老总们约40%是大学本科毕业,绝大多数人的梦想从大学开始。梦有很多,创业的梦、把公司做大的梦、公司职员的理想……

至于共赢,企业的共赢面包括客户、社区、地方政府、员工等等。共赢面越多,被别人模仿、替代的可能性就越小。合作方要联手打造基于诚信和技术标准的“共赢链”。

记者:你认为怎样才是真正的富人?

袁立:真正的富人,是懂得把钱合法地变成自己的钱的人。例如比尔·盖茨,昔日他拥有微软公司 40%的股份,现在才持有9%的股份。他干嘛去了?投资去了。把钱合法地变成自己的钱,这里说的钱是金融资产,即投资非自住物业、债券、股票、基金、保险、古玩、文物等,让钱生生不息。

说句老实话,做生意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学会投资才能让自己轻松做一个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