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徐工并购案看企业应对国际并购

凯雷并购徐工案由于各种原因,凯雷将控股权交出,从原先控股徐工机械85%,下调为50%。对此,我们无须猜测其中的原因,但一些基本原则还是值得我们遵循。

从企业发展的宏观环境来看,在缺乏国际资本市场的参与情况下,鼓励引进外资这一政策将在一定时期内仍然存在。对企业而言,在战略过程中要关注的是,外资一方面作为自己企业的一种战略选择,同时也要关注这种战略被竞争对手所用或成为竞争对手所引起的竞争格局的变化。

其次,企业要跟踪国家安全攸关的产业界定及其政策的动态变化,从中获益。企业在经营与国家真正安全攸关的行业时,要积极与政府相关部门了解相关政策,争取相应的支持,把国家当成一个独特的客户来考虑,而不是当成一个娘家来考虑。

我们可以促进政府进行相关考虑,引导产业布局,但要认识到并不是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产业都是国家要保护的,要区分重要程度。目前我们要有国家安全意识,但毕竟和平和发展是世界主流,关乎国家安全的产业重点也会随国际政治局势变化而变化。随着政治格局的调整,和中国关系友好的国家也可以产业互补。企业要敏感地意识到这些变化趋势,既然要做好政府这一重要客户,就要及时了解这一客户的需求变化。因此,我们不能从产业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要求国家保护什么,而要从国家长远发展的
竞争力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

对国家而言,不一定要大而全,也不能舍不得放下一些东西。美国电信、交通运输等行业对外资要进入该领域的股份限制也同样体现了国家安全的政策考虑。因此,在部分重点行业促进国家进行相关立法是可能而且是必要的。同时,政策出台后应用好国家相关政策对企业是更现实和重要的考虑,如国家财政部《关于实施促进自主创新政府采购政策的若干意见》中对于自主创新方面的支持就能够在业务推广中很好地应用,从中获得实效。

第三,企业要通过引进外资投资者,满足相关利益者的利益诉求及带来企业业务提升的多重目标。在通常认识中,往往认为这种重大投资决策要注重考虑的是国家和股东的利益,同时又经常会因立场的不同去寻找单一利益要求作为自己的决策依据。实际上,一个投资决策是多方面利益相关者博弈的结果,企业要长期发展,必须考虑相关人员的利益。国家的利益要考虑,股东的利益要考虑,员工的利益也同样要考虑。都是相关利益者,不能说只考虑国家也不能说只考虑股东的利益。

但这个决策过程中,我们要考虑的是,使决策过程更加公平化、透明化,尤其作为国有企业的外资引进,在决策方面要有监督机制和责任机制。目前在这方面,有问题往往板子是打在直接执行人身上,这本身是不科学的。承担国资管理的责任是一个系统在承担,这个系统要做到信息通畅、流程严明,这样得出的决策也不尽是完美的,但失败的概率会小得多,也不会引起不公平的争议。

第四,外资引入时要争取一个好价格。中国企业要善于在引进外资的过程中充分利用好自己的优势地位,将政府和国企地位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应用国家相关的政策支持和有利的位置,作为自身谈判的条件,谈个好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