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电信业财务危机成因比较

本世纪初,全球电信业普遍陷入了财务危机,美国电信业造假事件此起彼伏,欧洲通信公司债台高筑,全球电信业股票市值一落千丈,加之环球电讯(Global Crossing)公司的破产、世界通信(Worldcom)等公司的财务丑闻,使全球电信业本世纪初,全球电信业普遍陷入了财务危机,美国电信业造假事件此起彼伏,欧洲通信公司债台高筑,全球电信业股票市值一落千丈,加之环球电讯(Global Crossing)公司的破产、世界通信(Worldcom)等公司的财务丑闻, 使全球电信业欧美电信业财务治理比较

欧洲电信夸大财务杠杆的作用

财务杠杆指企业利用负债来调节权益资本收益的手段。财务杠杆效应既可以给企业带来积极影响,也可以给企业带来负面影响。过高的财务杠杆比率隐藏着许多风险。由于金融市场的蓬勃发展和筹集资金渠道的日益增加,许多通信公司能够更容易地利用财务杠杆及灵活的财务操作在短期内迅速扩充版图。为了支付许可证和网络建设费用,欧洲各大电信公司纷纷向银行借贷,在短短的一两年内,法国电信的债务高达697亿欧元,德国电信负债670亿欧元,意大利电信欠债420亿欧元,西班牙电信和英国电信的债务也分别达258亿欧元和210亿欧元。据统计,2001年,全球电信业的总负债已高达6500亿美元。偏高的负债一方面会弱化企业的支付能力,蕴含着财务危机;另一方面,一旦信用链条上的某一个环节出现故障,或者实际现金净流量与预期现金净流量相比落差较大,影响即期债务偿付,必然出现财务危机。

美国电信"热衷"造假账

华尔街已经习惯了对"大交易"(big deal)的无止境追求和对股市"英雄"的追捧。但随着互联网热度的急剧降温,电信企业的收入开始崩溃,可是经常性开支并没有因此降低,导致其利润远远落后于表现为股价的市场预期,从而把美国电信企业的管理层逼上了"绝路"。它直接刺激一些管理者不断采取频繁的资本运作和激进的会计政策,甚至利用财务造假以虚增利润。爱迪菲尔电信公司、环球电讯、世界通信三家美国主要电信公司因财务问题陷入绝境后,奎斯特国际通信公司承认其在1999年~2001年运用" 不正当的财务手段虚报收入11.6亿美元"。世通公司利用会计造假虚构了近100亿美元的利润,更是创下了财务舞弊的世界纪录。具体而言,世通公司主要采取了以下几种财务舞弊手法:(1)滥用准备金科目,利用以前年度计提的各种准备金(如递延税款、坏账准备、预提费用)冲销线路成本,以夸大对外报告的利润。(2)以"预付容量"为借口,将原来已经确认为经营费用的线路成本冲回,转至固定资产等资本支出账户,以此降低经营费用,调高经营利润。SEC和司法部已查实的这类造假金额高达38.52亿美元。(3)利用收购兼并进行会计操纵,在收购兼并过程中利用所谓的未完工研发支出(Inprocess R&D)进行报表粉饰。(4)随意计提固定资产减值,虚增未来期间经营业绩。(5)借会计准则变化之机,大肆进行巨额冲销。

欧美电信业发展战略比较

欧洲电信盲目发展3G

UMTS(通用移动通信系统)即第三代移动通信技术可提供高速互联网接入和音像服务,被认为是移动通信的未来。在欧洲,3G的诱人应用前景使运营商们信心十足,纷纷加入争抢3G牌照的行列。据统计,欧洲各国政府一共从各家电信公司手中收取了超过1000亿欧元的3G牌照费用,要运作这种已经被扭曲的高昂投入,除了借债以外别无他途。为了在残酷的竞争中争做"老大",管理者常常不计成本、不择手段地进行融资,不顾风险地盲目扩大规模,最终导致企业内部整体资金的匮乏。显然,电信企业对3G的期望过高,而3G的应用市场尚未成熟,3G产业链也没有形成,天价购买来的3G牌照由于没有市场而不得不束之高阁。

美国电信超前发展宽带

自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全球信息网络化进程加快,出现了信息化高潮。对多媒体业务的过高预期及对网络宽带市场的错误预测,致使美国电信业兴起了宽带圈地热。电信业管理者纷纷采用盲目扩张的多元化战略,扩建自己的带宽、扩容骨干网,甚至在接入网层面上弄起了光纤到户、光纤到楼。1993年,美国的区域电话运营商贝尔公司宣布推出宽带接入网络计划;同年,大西洋贝尔公司(现在的Verizon公司)宣布在2000年之前,吸纳大约875万家庭直接连接到其宽带光纤接入网络。当宽带圈地的七彩泡沫吹至最绚烂之时,顷刻之间便迎来了破裂的命运。 2001年8月,美国Covad通信集团公司宣布依法申请破产保护。此前,著名的DSL运营商Rhythms Net Connections公司和North Point通信公司都结束了宽带接入服务,进入破产程序;固定无线接入运营商Teligent等也没有逃脱厄运。2001年11月30日,由于现金断流,美国最大的宽带接入商Excite@Home公司获得法院允许,正式破产倒闭。

欧美政府责任比较

欧洲各国政府"大股东"角色错位

欧洲电信运营商的共性就是他们大都是国家控股或国家参股的企业集团。各国政府是国际大型电信公司的大股东,而政府角色的错位也是电信业发生财务危机的一个重要原因。国际大型电信公司在股权结构上,由于政府这个大股东的缺位而引发上市公司内部人控制问题,造成监理机制不健全,内部监督与控制机制不完善。管理者不好好在企业经营上下工夫,却利用资本市场的运作来实现企业利润的增长,随意处置上市公司资产,直接侵占企业资金。而政府在充当"大股东"的同时又充当着"卖家"的角色,政府在各国通信建设中成了最大的"卖家",仅3G牌照的发放就为欧洲各国政府赢得了上千亿欧元的收入。如:德国的3G牌照费达360亿美元、英国达460亿美元、意大利为104亿美元,巨额的3G牌照费使众多电信运营商陷入了严重的财务危机,他们不得不放慢发展3G的步伐。政府给予了电信业过重的负担,高额的牌照费用是导致电信公司财务危机的重要原因。因此,对于电信业目前所处的举步维艰的境地,欧洲各国政府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美国政府推崇"自由竞争",放松管制

1996年,美国政府放松了对电信业的管制,加上互联网热度升温,随即引发了一场对电信业的投资热潮。美国电信业的衰落与政府放松对电信业管制的政策有直接联系。以AT&T为例,1984年,由于AT&T当时在美国电信业的绝对垄断地位,与既有的反托拉斯法和流行的自由主义经济思潮形成了强烈对比和尖锐矛盾。于是,在"反垄断"的旗帜下,AT&T被一分为八,且只能经营长话业务。但是,美国电信管理部门并没有因此改变对 AT&T的看法,仍然想进一步削弱其实力。在1996年的电信改革中,AT&T的长话业务被引入竞争,其利润大幅下挫。同时,由于无法进入市话领域,AT&T面临不可避免的困境,最终黯然退出。

另以世界通信为例,其会计记录存在着大量的高层调整,即公司总部直接给子公司等分支机构下达账项调整指令,而没有提供相关的授权签字和原始凭证等书面材料。例如,该公司滥用准备金科目,夸大对外报告的利润,通过这类造假手法,使其2000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对外报告的税前利润分别虚增了8.28亿美元和 4.07亿美元,而这些重分类调整分录无一例外地缺乏相关的原始凭证、签字授权等证明材料。世界通信虚构了近百亿美元利润,并在造假金额上创下了纪录,但其造假手段并不高明。这些都归咎于美国政府对电信业"过于宽松"的管制政策。

通过上述比较,可以从中得到如下启示:

(一)注重现金管理,强化资金链顺畅意识

在维持企业正常运转时,由于资金管理和调度不当,会造成企业支付能力不足。这种技术性失败所引起的困难可能是暂时的或局部的,但若不能及时采取恰当措施加以补救,就会使企业的财务状况整体恶化,并诱发财务危机。法国电信、德国电信等欧洲电信企业在现金管理模式上犯了重大错误,即过分重视代表将来的投资,忽视现实的利润,造成现金严重缺乏。可以说,资金的缺乏是导致电信企业陷入泥潭的直接原因。对于众多的电信运营商而言,能否解决好资金问题,将决定着3G的命运。在稳定发展阶段,企业经营活动的现金净流量应该对企业的利润有足够的支付能力。创造会计收益固然有助于公司的现金流入,但只有那些能够迅速实现的收益,也就是直接转化为现金的收益,才是货真价实的利润。发达国家的统计资料表明,大约80%的破产公司从会计上看属于获利公司,导致他们倒闭的原因不是账面亏损,而是因为现金不足。电信企业财务危机的爆发诱因往往都是因为企业资金链的断裂。

(二)避免盲目扩张,建立完整的战略体系

世界通信由于没有协调好内外部的关系,同时没有处理好现实与长远的关系,在商业模式上犯了重大错误,盲目采用多元化战略扩张企业。上世纪末,欧美电信企业普遍注重将外部的先进技术应用到自身内部的网络和系统上,忽视了外部客观的经济发展水平及对客户需求的培育,导致供求严重失衡。由于不专心于本业经营,贸然涉足不熟悉的产业,结果新业务不但没有提高公司的业绩,反而成为公司的"包袱"。直接表现就是新项目挤占优势主业的资金,但却不产生相应的效益,反而拖垮了优势主业,最终导致企业内部整体资金的匮乏。由此可以看出,危机企业往往没有真正的战略体系,企业决策者没有战略意识,只是本能地把握企业方向,在扩张和发展新业务时,忽视了建立清晰、全面、系统、完整的战略体系。因此,一个企业经营活动的成败通常取决于"战略"运用是否妥当。企业的战略决策制定适当,就不易发生财务危机;反之,则有可能种下发生财务危机的种子。

(三)加快电信立法,进一步完善我国电信监管体制

美国电信行业规制下的竞争政策的失误导致了美国电信业的危机,欧洲各国政府的角色错位造成了欧洲电信业的巨额负债。由此可以看出,政府在电信业的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我国政府应进一步完善电信监管体制,加强对电信业的有效监管。要实现有效的电信监管,离不开以下必要条件:法律赋予的独立性;制约平衡机制;相对稳定充足的资金来源;相应的吸引和留住优秀人才的激励机制等。首先,要保证每个参与者有平等的机会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其次,政府应发挥" 大股东"真正的监管作用,相关内容在我国的电信监管立法中有待加强;第三,在电信监管中司法保护应当发挥一定的作用。随着形势的发展,行政机关的管理职能将逐步削弱,司法保护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四)加强财务危机预测,建立财务危机预警识别系统

电信企业一旦发生财务危机,将会给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带来较大损失,甚至会引发金融危机。因此,正确地预测电信企业财务危机,对于保护投资者和债权人的利益、对于政府管理部门监控电信企业质量和证券市场风险,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企业的财务危机并非短期内生成的,而是具有较长的潜伏期。因此,电信企业加强财务危机预测,建立财务危机预警识别系统十分必要。研究认为,正常企业从陷入危机发展到破产倒闭一般需要3-5年时间。对于企业而言,财务危机的成因无非有外部因素和内部因素两个方面。一般情况下,外部因素对企业来说大多是不可控因素,也是无法避免的,企业应该建立自己的信息预警系统,及时对外部环境的变化作出灵敏的反应;内部因素则大多是可控因素,企业通过危机管理可以降低其危害程度。因此,有必要建立一套电信企业财务危机预警识别系统,通过对企业的财务运营过程进行连续有效的跟踪、监测,并随时留意可能引起财务危机的种种现象和管理者行为征兆,使企业管理者能够提前发现企业财务恶化的信号,从而采取相应的措施,有效防范和化解财务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