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纵连横

合纵连横成为本土会计师事务所谋求更大发展的应对之策。
作者: 王楠

10月28日,上海立信长江会计师事务所、北京中天华正会计师事务所、广东羊城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出资组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立信管理公司),新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三家事务所分别更名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北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 和“广东立信羊城会计师事务所”。

无独有偶,此前的10月8日,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也以实体吸收合并的形式与中兴宇会计师事务所正式合并。两所资产合并后,采用信永中和现有的专业及管理体系,实行统一的运作模式。

根据中注协公布的2005年度全国百家事务所信息,收入排前4位的为四大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立信长江和信永中和则分列第5和第6。也就是说,原来最大的两家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合并联合,这只是巧合么?

对此,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中注协副会长张克这样回答《财务总监》:“现在的合并,政府倡导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是各事务所自发的、主动的行为,因为有内在的动力。”而立信管理公司副董事长、原北京中天华正会计师事务所董事长梁春则表示,“其实合并更是我们事务所自身发展的内在需求。”

随着市场的发展和交易的复杂化,以及企业不断增长的规模和日益多元化的需求,很多事务所感到一种不进则退的压力。相对于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的大型客户,张克认为,“像现在很多事务所规模已经比较大了,但是大型公司往往还是要几个事务所联合起来做,这就是明证,不跟着企业规模发展,竞争力就会减弱。”

“可以说现在市场上出现的大量的整合,与过去相比有质的飞跃,因为它是市场需求推动的结果。”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主任李若山教授如是说。他判断,“此次整合要持续3至5年,届时市场的状况会有很大的改善。”但他同时表示,整合中还存在一定的盲目性,“我经常听到一些事务所的合伙人说他们刚与一家事务所联合,但是没过多久就发现合伙方的业务水平不高,然后就解散再与另外一家合伙。这是一种不必要的消耗。”

不过,正如中注协秘书长陈毓圭此前所言,有规模固然能够成其大,但如果缺乏好的治理机制、质量控制和风险管理,那么这种“大”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

据北京立信会计师事务所业务发展部经理魏志华介绍,新组建的立信管理公司设立了风险管理与专业标准、分支机构管理、公共关系和战略发展以及综合管理四个委员会,并按照统一的标准设定三家事务所人员的层级、岗位、人数和收入。另外,三家已经开始互派业务主审,所有审计报告的底稿先在内部互审,如果发现问题,将由管理公司统一裁决报告应该怎么出。而信永中和此次合并则相对简单。张克表示,因为是吸收式合并,被吸收方面可以纳入信永中和原来的专业系统和管理体系,但双方在准备阶段已成立了包括技术标准、管理系统、人力资源、财务、行政、IT在内的六个对接工作小组来安排所有的合并细节。“我们十月份宣布合并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是真正合为一体了。现在,两个所已经统一调度业务、统一财务管理,连工资都一起发了”。张克说。

那么,除了“大”和“强”,评价会计师事务所是否还有什么具体的标准呢?李若山教授回答说:“第一,发现做假账的能力;第二,发现了之后,有勇气说出来的能力。”李若山认为,国际四大因为流程的分割和一线人员经验的缺乏,在国内的审计犯了一些错误,“洋枪洋炮对付不了土豪劣绅”;而这点国内会计师事务所的经验和能力要强得多,因为国内所大部分工作人员都经验丰富,是查假账的“老手”。但是另一方面,四大尤其是中高层把问题说出来的能力、对客户企业交涉的能力,则比国内事务所要强。过去国内事务所的规模都很小,业务量也有限,所以在面对大客户时,即使发现了问题可能也不敢说出来,这也就了丧失话语权。现在它们的规模大了有利于改善这种情况。

这一点,也可以从魏志华的话中得到印证,“事务所的规模大了、业务能力强了之后,跟客户谈判的能力肯定也在提高,包括收费和对客户的选择权。现在如果觉得风险太大了可能要放弃某些客户,我们以后会更注重选择优质的和大型的客户。”同样,张克也表示,“只有做大做强了才能有底气。”

梁春告诉《财务总监》,合并之后,“立信的目标就是向在华的四大学习,希望规模上至少能够接近其中的一家,并在做大的基础上顺势做强。”他透露,现在三家事务所已经根据属地原则开始交换部分客户,实现资源的优势互补,将来如果有特大型的客户,肯定需要三家事务所共同提供服务。他还透露,在立信管理公司成立后,已经有一家收入排在前10名的央企成为其客户,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奔着立信这块牌子及其将来的发展来的。

不过,“这终究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李若山如是说。在收到本刊的采访请求后,立信董事长朱建弟选择了低调:“等我们实力更强了之后再说吧。”经过合并的立信和信用中和确实比原来“大”了,但对于如何做到更“强”, 它们需要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