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元领导力:允许灰度世界闪现
作者:编辑部
2020-09-01
摘要:在鲜明对比中看待世界的高管们,会错过各种情况的细微差别,也不太能够为满足共同利益而妥协。

琼,一位高级主管,并不是最容易对付的人。虽然她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创造力,工作能力强,对行业的了解也极为丰富,但她也有搞戏剧化的倾向,这样做很快就会让人感到紧张。琼的观念很僵化,有愤怒的爆发力,有操纵欲,经常批评一切。她似乎总是卷入某种仇杀,强迫人们选择阵营。在琼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中间地带,她的思维完全是黑白分明的。

琼有所谓的二元领导风格。对她来说,人不是好就是坏。她只和她认为是“好”的人打交道,对那些她认为是“坏”的人表示不屑一顾,结果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挑起激烈的纷争。曾经是朋友的同事,在受到一点批评或被认为是轻视之后就变成了敌人,因为她拒绝承认自己可能误解了他们或扭曲了现实。

一份360度的反馈报告显示,毒害性已经渗透到了整个组织。她的同事们已经厌倦了她坚持要他们选边站的做法,因为她试图把他们引到争吵中去,而且很明显,如果事情继续这样下去,公司就没有机会实现它所确定的高绩效目标。

琼的老板下了狠心,她必须改变自己的行为,否则就打包走人。她不可能得到她所期待的升职。

 

意识到她为公司带来的价值,他安排她与一位高管教练合作,帮助她理清问题,做出改变。

“非黑即白”的思维扭曲了现实

像琼这样的人有很多,他们是二元的个体,无法整合自我的正面和负面品质,把世界分裂成朋友和敌人,却很少审视自己的行为和态度。

和大多数行为模式一样,“分裂”起源于童年,在我们今天的世界中非常存在。宗教更愿意把世界分裂成信徒与非信徒,基督徒与犹太人,穆斯林与基督徒;同样,政客们简单的声东击西也造成了共和党与民主党,保守党与工党的鲜明对比阵营。

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会在某个时间或某个地点把我们所认知的现实分成对与错。通常情况下,当我们无法处理高度复杂的情况所伴随的压力时,我们就会采用这种思维方式。但如果分裂经常发生,它可以被看作是心理僵化和发展停止的迹象。

这种对立面的分割会产生对现实的扭曲,限制了我们思想和情感的范围。当我们用二元对立的眼光看待一个多方面的情况时,我们必然会忽略一些基本的细节。它损害了人际关系,降低了我们的幸福感,限制了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有这种心态的人似乎无法调和人性的不一致和模糊性。

辅导二元行政人员

帮助具有二元领导风格的高管,就像在蛋壳上行走。他们对教练式干预的抵触是出了名的,他们会很快将任何改变行为的尝试解释为攻击。

第一步是让他们承认,人并不都是好的或坏的,好人也会犯错。像Joan这样的人需要更加熟练地阅读自己和他人的思想。他们需要接受,他们可能并不像他们自己认为的那样了解别人和自己的内心想法、信念、欲望和意图。

在辅导琼的时候,我必须非常小心地给她反馈,因为我知道她对批评的反应很不好。所以,我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她脆弱的工作关系上,而是把分析的视角转移到我们的关系上,试图让她更加关注自己和他人的心理状态,鼓励她有更多的不批判态度,更多的好奇心和增强的同情心。

在对二元高管进行辅导时,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提高他们的心理敏感度,探索其他的解释和意图,鼓励他们理解黑白思维如何破坏关系的建立,使他们在追求共同利益时更难与他人妥协和合作。特别重要的是要启发他们,焦虑会缩小他们的关注点,使他们最终只专注于潜在的威胁。

我还鼓励二元人写日记,在日记中反思每一天的事件。以这种方式明确地记录想法,有助于人们更深入地思考,这是使他们更有效地用更细微的现实想法取代消极的、自我毁灭的想法的重要一步。

接受灰度的世界

渐渐地,Joan开始学习如何更恰当地应对各种情况,她开始注意自己的情绪波动,并在做出反应前思考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她意识到,她的二元领导风格意味着她把自己的恐惧和不安全感投射到了别人身上。慢慢地,她开始接受我们每个人都有缺点,我们中没有一个人是黑白分明的,要成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你必须让灰色的一面出现。

 


热门文章